章节目录 367、求死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穆青望着身下波澜难现的幽深水底狠狠咽了咽口水。

    无论这临河还是临街,明明知晓自己这木偶身子端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的,但千年前曾作为人族的惯性老底子还是令他惧高惧得直哆嗦,就像少年肯定自己这一身比玄铁还硬上几分的木头身子就算是小细胳膊小细腿也要比那两叁百斤的壮汉重上几分——

    可身旁的看似娇娇弱弱的小丫头眼都不眨便将他拎了起来,沉重的身子在夜风中晃晃荡荡的,好似轻松地只是拎了条随意飘浮的丝巾。

    说实话,他现下已然不太奇怪绫杳所做的任何出格之事了。

    或许从一开始,这丫头身上黑与白的界限,就像是打入清澈潭底的墨,总是交融的那般恰到好处,以至于在今日瞧见自家公子千年来头一回生这般大的气的时候,他也颇觉在这个丫头的前提下是理所应当的。

    对,绫杳是跑出来的。

    自他下午好不容易将那几个引狼入室的狂徒拖到衙府,又在那些本就懒政的衙役眼下不知遭遇了多少句冷嘲热讽之后,余气未消的他方一踏进后院,便被那几欲被踢坏的房门与随之飞出的、惨烈断裂成叁四瓣的上好端砚险些砸中,抬头瞧见了那气势汹汹直接踏坏了几片好瓦,气哼哼头也不回地飞身而去的娇小身影。

    这也是穆青自跟随男人千年来,头一回瞧见那情绪波动之大,像是精疲力竭般瘫靠在轮椅上半撑着手的身影。

    他将地上散落的几卷残卷拾起,头一本的封面上,褶皱地卷起两个大字,浅淡地隐没在那最终吞噬了一切的阴影中。

    《礼尚》。

    “公子…”

    他低唤了那个男人一声,却半晌未有回音,待到他正欲转身而出时,那身后突而响起的声音显得突兀又并非平日那般的平静。

    “因果造化…终是我执念了吗…?”

    男人好像在问他,好像只是在自言自语。

    他答不上来,却知晓,这或许与下午之事有关。

    公子不喜杀生。

    这件事好似从他们打算安定下来的开店伊始就已然注定。

    他们曾四处漂泊,在许多地方开过许多不一样的茶馆,他知晓公子并非胆小怕事,或许只是不愿与人冲突,在或许还是因为太过繁扰,犹记方开始时他也还如绫杳般嫉恶如仇,不适应新身体的他下手过重一度便要将那些不知死活的小混混送上西天——

    “穆青。”

    男人将他唤住,他像是只被逼到穷途末路的野狼般喘着浊气转过身来,脸上溅着几滴温热的鲜血。

    却不是他的。

    ……

    于是,往后,他们便开始了这般‘胆小避世’的日子,直到在几年前,他们碰见了那位萧公子。

    不同道德观念的人总会发生冲突的,尤其是像绫杳这种在人群中算是道德观念单薄的人。

    不过他好似也能理解几分,修道之人往往越触及天线,便愈将普通人族与自己划分为两个种族,说来好似讽刺,但实实如此…或许对于那丫头来说,捏死几个人形模样的生物与猎杀几只山猫山鹿差别不了多少。

    这也是他开始厌恶那些修道之人的原因之一。

    不过说来也奇怪,明明方见绫杳初始时,这丫头便顶着一副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模样,虽说古灵精怪,但那副小相貌便让人很难与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联系到一齐去,但偏偏她在对那些混混出手之时的嗜血冷漠,却又让人无法与那平日里的耍赖骄横的小丫头模样割裂而开。

    白与浊的分明,在她身上交融得恰到好处。

    像是柔弱易折的鲜花,照样火红地、恣意地盛放在传说中那荒度轮回的叁途河畔。

    这与黄泉地狱的阴冷毫不冲突,反而诡异又漂亮得耀目。

    “我这条命…是她留给我的……”

    “活着…替她……活……”

    多少年前午夜梦回间的呢喃,却被穆青默然记在了心里。

    就像自见过那个萧姓公子之后,男人的病就好似压抑许久又蕴藏极深的慢性剧毒般,一点一滴开始吞噬了他的身体。

    就像这一日一日逐渐消失的记忆。

    男人如今已经很难记清,当时救起他是在什么季节,又是在哪一年的光景,甚至于他半月前曾偷偷拆开了他给那位萧公子去的一封薄信…

    信中已然浅略为他安排交代了之后的去处。

    穆青开始恐慌。

    他甚至不敢细想,却也明白自家公子这是在求死。

    ……可那个所谓替她活着的人又在哪里——

    他想见萧公子一面,至少想问一问清楚…

    于是在被并入一张纸条的信寄走的第叁日,夜色落幕,一位行色匆匆的人影鬼鬼祟祟而入,甚至没有抬头去看一眼那正中四四方方用作打招牌但实际并未有人消费的起的镇店之宝的招牌,便抬手点了一杯价值千金的茶。

    他知晓她是特别的。

    即使在公子主动留下她之前,穆青或许就知晓眼前的这个女子或许会给这件事带来不一样的转机。

    他费尽心思想要将两人的关系拉得近些再近些——

    即使他为此撒了一个又一个谎,当了一个又一个傻子,只要公子可以…

    只可惜这一切都失败了。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穆青眼中的光逐渐熄灭,甚至哀愁得狠狠叹了口气,毕竟目前所看绫杳和自家公子完全就是水火不容的两个大反面,想要两人平和地坐着说句话都是难于上青天,更何况还想进一步帮助他一步一步恢复记忆,以至于配合着找到萧公子来帮助自家公子。

    像是一张吸饱了水的沉重破抹布般荡在半空,心中浓浓的哀愁冲淡了大多恐惧,穆青甚至有些破罐破摔地想,若是自己摔下去真能摔死,早一步先于自家公子而去或许也远比现在这种活受罪的状态活着要好得多。

    “喂…喂?!!!”

    然待到某个失魂落魄的少年回过神来,身侧那个不知有多少般面孔的小丫头已然一脸没劲地将他随手扔回了宽阔的屋脊上。

    “真没意思,跟你那满嘴礼义道德的臭屁公子一样无趣迂腐。”

    “还有爷爷——…你们这般人都是这样…….”

    “你…”

    还未等穆青晃晃荡荡、余惊未定地坐稳,却见那身侧之人嘟囔一句,索性大大咧咧靠倒在了旁侧蜿蜒而尽、只大约有一根粗枝那般粗细的飞檐之上。

    也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修道之人都有那般好的平衡力,或许再加上小丫头天生不惧高,稳稳侧躺着好似便就躺在小榻上那般的放松自在。

    然明显转过去埋进阴影中的脸,微阖的杏眸就差挂上了一副闲人勿扰的大字。

    穆青欲言又止,本想问问面前之人为何不走,又转而想想小丫头这般叛逆的性格,或许本是去而复返的,倒时被自己问了,若是气急跑走了反倒坏了事。

    或许在他找遍全城都不见绫杳之时他早已对这个计划的希望跌至谷底,但无论面前之人去而复返的缘由是什么,至少这件事还未有他想的那般糟糕。

    “喂…”

    “臭丫头?…”

    “…这上头风大——万一你半夜睡不好还掉下来…掉河里也难受啊,不若回房去——”

    “再给本姑娘啰啰嗦嗦我就把你连那个梯子一齐扔进河里!”

    终是不堪其扰的小丫头闷声一吼,便只听得一阵手忙脚乱、连滚带爬跳下梯子的声响接连而起,远处明晃晃的月色逐渐从那流动的云海中浮出,寂淡的月色下,只余那道侧躺在飞檐上的细影遮挡了斜月的微光。

    穆青扶着梯子不知在原地仰着头看了多久,拂柔的夜风中,那形单影只的身影无端显出几分孤寂,绫杳却像是兀自睡熟了一般,与那沉空融在了一处。

    莫由来的轻叹一气,待到他正想回身,却见身后不知何时立着一方轮椅——

    也或许男人来得更早,也不知将方才两人的一处对话听去了多少。

    “公子…”

    穆青方才开口,却见那湛青的眼眸中倒映出一轮月亮。

    就像是这大漠另一个时空之中晚来天欲雪的澄澈。

    …….

    直至天光大亮,那远处弄鸣的鸡叫与那朗朗上耳的清亮驼铃确乎才开启了一日的清晨。

    屋顶上慵懒的身影浅浅醒来,夸张地方想伸一伸僵直的懒腰,身后却突兀响起了一声木门晃动的吱呀声。

    下意识侧转而过眼角却只捕捉到了那书房门扉合上前的最后一丝阴影,与那不知何时浅浅盖在自己腰侧的薄毯。

    那勾坐在光影中看不清轮廓的杏眸微眯,眸光晃动两下,半托腮的小脸看不清表情。

    佐哈河上的粼粼波光倒映出新升的太阳。

    “…嘁……”

    天光澄明。

    ——————

    回来了回来了前段时间真的太忙了,如果我没更各位可以去我的wb鞭策我一下,一定不会坑的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