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文 > 真香实录

章节目录 第219章剧情需要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怎么想到跳槽了?”进了主编办公室,李恩诺先给明明倒了杯咖啡,然后倚在办公桌边笑望明明。

    “怎么?不欢迎啊?”明明对李恩诺一直很有好感,当然,纯欣赏,无关情爱,所以面对他也比较轻松活泼。

    “哪敢,我可不想每晚有人在我房间门口鬼嚎。你信不信,他真干得出来!上次他喝醉酒,对着人家酒店供的财神喊‘皇上,臣妾冤枉啊!’”

    明明笑喷。

    不一会,hr送来合同,明明看了看待遇直接签了字。要是去其他公司她肯定好好看看,在李恩诺这儿就算了,他要是坑她,相信哥哥能把他切片了。

    “那,总编,我是现在回去继续干活呢,还是明天再正式入职?”明明问。

    “你不介意的话,跟着篮子他们叫我诺哥就行了。在深蓝,工作上严谨认真就好,平时随便点有益身心健康。”李恩诺交待道。

    “好,诺哥。”明明从善如流。

    李恩诺看了下时间,“现在还早,先让篮子带你熟悉下环境,晚点我们一起吃个饭?”

    “好!”他不找她,她也是要找他的。

    某淮扬菜馆。

    篮子死皮赖脸地要蹭饭,李恩诺和明明只好由他,茶足饭饱才算是把他请走,两人喝着茶聊点正事。

    明明认真研究了一下李恩诺看她的神色。

    “诺哥,你知道我哥哥有喜欢的人吗?”

    李恩诺没想到明明直接就问到关键,只能借着喝茶掩饰一下。

    “我哥说他喜欢你。”

    “噗!”李恩诺颤抖着双手擦试喷溅出的茶水,“你、你哥这么对你说的?”

    “嗯,他说……”明明垂下眼眸,“他说他爱了你很多年,一直不敢表白是怕被拒绝之后你们连朋友也没得做。我知道我不该擅自对你说出来,可是……我哥又要离开我,我不知道他这次逃避又要多久!我不想他走!”

    明明抬头乞求地望着李恩诺,“恩诺哥,我从小一个人被丢弃在寄宿学校里,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疼,是哥哥回到我身边以后我才有了亲人,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活着有人会惦记,死了也有个为我立碑的人。”

    “明明……”李恩诺满目怜惜,内心纠结。

    “如果哥哥是因为逃避感情而离开我,我真的不甘心。”

    “其实你哥他……”李恩诺不敢说。他倒不是怕明震会把他如何,他是怕万一明明接受不了而排斥明震,明震搞不好……会死。

    明震那一根筋到底的极端性格,爱了妹妹那么多年,不惜假装同性恋也要守住秘密,他实在不敢替明震去赌。

    “我哥他怎么?”明明故作疑貌。

    “你哥、也舍不得你。”

    “那你能接受我哥吗?我知道你没有交过男朋友,可你愿意尝试一下吗?”明明一脸希冀。

    明震当他男朋友?

    李恩诺打了个寒颤,理解明震为什么严防死守了。他跟明震这么多年好友,一想到明震“喜欢他”,他都接受不了,更何况是明明呢?

    李恩诺摇摇头,“抱歉,明明,这个我确实做不到。”

    明明并不意外,苦笑,“对不起,提这种要求是我太自私了。”

    明明一道歉,李恩诺立刻又愧疚又心酸,大呼明震简直造孽。

    “那个、应该还有其他办法的。”李恩诺只想弥补。

    明明摇头,“我哥决定的事……”话说一半,明明突然愣住。

    “怎么了?”

    半个小时后,李恩诺一个人坐在菜馆里,喝了口已经凉掉的茶水,摇头苦笑。

    他早晚得被这兄妹俩坑死。

    明明居然想到跟他假装恋爱,先蜜恋再吵架闹分手,让明震感受一下也许就会发现他不一定适合做情人。再不济,明震心疼她,同仇敌忾之下对他的感情也会减淡一些,不至于为了逃避就几年不见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小女生的想法都这么……天马行空吗?

    但他已经拒绝了她一次,实在开不了口拒绝第二次,而且,明明这主意也不是完全不可行。

    李恩诺试着拨打明震的电话,好在不是提示已关机。

    “什么事。”

    李恩诺一听这万年冰冷枯燥尤如机器的嗓音就想吐槽,“要不是看你在明明面前还有点儿人味,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哪个国家研制的尖端机器人。”

    “……”

    “哎哎哎!别挂!挂了你后悔哦!”

    “明明怎么了?”

    “啧!”李恩诺咋舌。果然,能让明震紧张后悔的,惟有明明。

    李恩诺把今天明明找他的事都跟明震提了一番。

    明震沉默。

    “明震,虽然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想逃避,但你也要站在明明的角度想一想。我是今天听她说才知道,你11岁被爷爷奶奶带出国,她8岁被亲爸继母丢到寄宿学校,8岁啊!我8岁的时候以为吃的东西是桌子自己长出来的,她却在学校为了吃的跟比她大的孩子打架,晚上睡在被人泼湿了的床单被褥上,在你出现之前,这个世界一直对她很冰冷,你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你却要一走几年不联系,你让她怎么办?”

    “……”

    “说不出话了?我听到她说在寄宿学校的那些事,我也心疼得说不出话!可她讲这些不是为了让我同情,而是让我明白,你的存在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李恩诺停顿了一下,语气不善,“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她心中不落的太阳。那么你呢?明大天才,明大工程师,你明白吗?”

    许久,电话里传来有些艰难的声音,“她已经长大了,有了相爱的男人,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家庭、孩子……会有人比我更适合爱她、保护她。”

    李恩诺气笑了,“别说她现在还没结婚,就算结婚了,也许她还更需要你。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女人嫁给男人是希望有人能为她遮风挡雨,结果结了婚才知道她们人生中的风雨大部分都是那个男人带来的。其他的女人受了委屈受了气好歹还有娘家可回,有娘家人撑腰,她呢?”

    对面又是久久无言。

    “我反正是已经答应明明了,你怎么想怎么做,随你。说不定趁这个机会假戏真做,让明明喜欢上我也不错,不过你别想着把照顾明明的重任托付给我,我都不知道自己今天爱她,明天会不会爱别人。”

    “你敢!”

    李恩诺嘲讽地笑笑,“你威胁我有个屁用?你不是要像个乌龟一样躲起来吗?”

    说完,李恩诺挂掉电话,然后就看到斜对面一桌叁口之家的年轻太太悄悄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什么鬼!

    c市,明震办公室。

    落日的余晖轻洒在男人俊朗非凡的面容上,温柔的色调像是要抚平他眉间的痛苦与挣扎。

    特制的通讯器响起铃声。

    明震第一次不敢接起、不期盼接起。

    “哥!在忙吗?那你先忙,我等会儿再打。”

    “没事,怎么了?”

    “想你了。”

    “……我也想你。”一直都想,很想很想。

    “那个,恩诺哥调到S市创子刊,我跳槽到他的杂志社了,很近,跟我原本的公司一幢楼。”

    “……好。”

    “你之前不是想撮合我和恩诺哥吗?经过去年工作上的接触,我认真考虑了一下,我打算试着和他交往。”

    “那晏初飞呢?你们不是复合了吗?”

    “他……”明明偷瞅了眼厨房里的男人,“我和他吵架分手了,他说我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那我还真要找找看!”

    “……别任性。”

    “任性也就再任性这一次了,你都要走了。来陪陪我吧,你那么了解恩诺哥,来教教我怎么和他交往吧。你说过的,他和我在一起你才能放心,才能放弃。你如果放心了,放弃了,就不会再走了,对吗?”

    晏初飞端出炖好的甜品放到餐桌上,转过身就开始解着皮带朝明明走来。

    明明吓得一缩腿跳上沙发向角落躲,“那个、那个、剧情需要剧情需要,不是真的分手!不啊——”

    ———————————————@

    小剧场:

    明烜:姐,虽然知道是剧情需要,但我还是有点难过……我也是姐的娘家人。

    明明:知道,乖!

    江山:谢谢妹子们的珠珠和留言!!看到留言贼开心!!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