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消失的纪念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渲染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第二天,于笙按照自己的计划约好了漫胜和漫博一家下班后有要事至家中商议。这时候的双方其实还是比较默契的,谁都知道,于笙这时候说的要事无非就是明朗的事,只是除了慧欣,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什么要说的而已。

    晚饭过后,大家都聚集在漫胜家中,漫胜慢吞吞地说道:“于笙啊,你今天一大早就约我们一家人晚上相聚,究竟是什么事,你快说吧。”

    于笙应了一声说道:“昨天我约见了明朗,想要问一下关于他的问题。”

    此话刚出,就遭到了漫知的不满,漫知说道:“舅舅,我爸和我哥不是都答应了给他时间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吗?你何苦非要这么逼他?”

    漫知此时自然要替明朗说话,但同时也遭到了漫胜的不满,漫胜打断说道:“漫知,注意你的口气,舅舅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司,为了这个家,我答应给他时间不假,但是这个时间究竟是多久,恐怕事情总要有解决的时候,现在也好几天过去了,明朗那里什么回复都没有,人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如果这件事我们没人跟进,他又假装没事生,难道此事就这么大家都不闻不问不了了之吗?”

    漫知被漫胜直接给怼回去,红着脸不说话。漫胜给了漫知一个白眼,继续对于笙说道:“你继续说吧。”

    于笙说道:“我虽然一直把明朗当做自己的外甥看待。”听到这里时,漫知做出了一个轻蔑的表情,以此对于笙的虚伪做无声地反抗。

    于笙何尝没有察觉,不过他继续说道:“可是这件事对公司的影响太大了,所以即便是亲人,我也要尽快给大家一个答复,毕竟明朗也是我部门的人,我也有这个义务给大家一个交代,所以我私自约了他。”

    漫胜“嗯”了一下,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于笙说:“我原本就是想针对这件事情的本身看看他有什么要说的,如果这件事确实有一些有利于他的证据,那么我们也会全力帮助他澄清,可是没想到遭到了明朗强烈的仇视。他不仅对我向他的了解表现出强烈的不屑之情,反而言语上对我诸多讽刺,甚至恐吓。”

    “恐吓?他有什么好恐吓你的?”漫博问道。

    “哎。”于笙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说道:“他现在的处境,大家都十分清楚,说句实话,我们虽然都把他当自己人看待,有些事不愿意去相信,但是就目前的事实来看,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为他庇护的,而且显然他虽然一直强调自己是被人陷害,但无非也是强词夺理而已,至今仍无法拿出有效的证据给大家看。我看的出来他的心态已经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倒打一把,如今所做的丑事被现,他走投无路时采取一种非正常手段,这些都是合理的逻辑。”

    漫博听于笙这么一说,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于是继续问道:“那他又是怎么威胁你的?”

    于笙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其实与其说是威胁我,还不如说是威胁我和你们一家。只是他没有机会或者不敢直接来口头威胁你们罢了,如今正好逮住我和他交流的机会,他还不趁机泄一番,他非常清楚我会告诉你们的,所以也无非是想借我的嘴来威胁你们。”

    漫胜听了轻蔑的一笑说道:“就凭他,我不让他坐牢已经很不错了,他来威胁我们?他能玩出什么花招。”

    漫知看到父亲对明朗如此态度,想要开口但又不知道说什么,一副欲言又止为难的样子。

    于笙见已经挑起了漫胜的脾气,马上继续说道:“他跟我说,如果我们把他赶尽杀绝,他会到处散播我们家族的黑暗史,让大家身败名裂。一定要让我们也鸡犬不宁才罢休。”

    漫胜呵呵一笑,表情中极尽不屑之情,说道:“我们有什么黑幕,他说这样的话怕是真的要口急跳墙了,想要恶意诽谤我们吗?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就算我们有什么,就凭他小小的力量还能掀起什么波澜不成,真是笑话。”

    这时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慧欣插话道:“爸爸,我们也不要太过于大意,这种穷途末路分子也是蛮难搞的,就算起不了什么风浪,要是总是在外散播一些不好的言论,对公司的形象也会多有损坏。毕竟吃瓜群众很多人都不知道内幕究竟是什么的。而媒体也别喜欢布这样的新闻了,一经传播,不是真的也变成真的了。”

    漫知突然听慧欣这么一说,无比惊讶,她心目中的嫂子一直是很站在自己这边的,就算现在的情况没法替明朗说话,至少不会落井下石,但是慧欣今天如此表现的确令她无比诧异。

    于笙和慧欣默契十足,看到慧欣搭话,继续说道:“姐夫,慧欣说的没错,以他的能力要是想撼动你们一家子自然远远没有那个水平和能力,但是每天有人在背后咬你一口,也是个麻烦事。”

    漫胜不说话,看了看漫博,漫博也不说话,毕竟不知内情的漫博就事论事来讲,于笙和慧欣说的也没什么问题。

    于笙见漫博的态度,马上又故意激将道:“他昨天无意间威胁我说,他有很多关于你们家里的事情,要是你们对他不仁,他就会不义地都向外散播。”

    漫博听到此事一愣,毕竟他并不知晓慧欣和于晋的事,于笙此话一说,漫博心中先想到的是自己的那件事,毕竟当时明朗已经调查到了,只是由于自己的阻止才让这件事没有了后续,可是明朗究竟掌握了多少信息,他也没办法判断,这事一直是他心头的一个结,如今听于笙这么一讲,难免心有余悸。

    这显然是于笙想看到的结果,他这么说本来就是故意的,他非常清楚如此描述会引起漫博的担忧,以此来警示漫博警惕明朗这个小子。而在漫博的心中,油然而起的担忧势必会促使他也要阻止明朗狗急跳墙式的爆料。

    事情的展显然在朝着于笙的计划走,见一切顺利,于笙不免需要为慧欣铺一下路,继续说道:“很明显目前的状况,明朗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虽然他可能只是信口开河图个捣乱,但是无论是关于漫博,还是慧欣,又或者是姐夫你,任何的负面新闻都有可能被媒体捕捉进而产生舆论,以此来影响到公司的声誉。”

    于笙故意将慧欣也加上去,一步步地给众人的心里铺设思维定式。漫知显然感受到了来自明朗的巨大危机,她已经察觉到,今天这场讨论与其说是家庭内部的家事,还不如说是众人在出谋划策进一步商讨如何对付明朗,此时的漫知忧心忡忡。</br></br>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