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三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我们在浦山上游玩了一上午,就下山了。

    整个大山承载万人的重量,也不丝毫觉得有压力。我们在大山广阔的胸怀里,慢悠悠地往下走,潇洒自在。在半山腰上,一个白苍苍的老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她匍匐在地面上,一只腿的裤裆空荡荡的,当然,这是一个残疾的老人。她抬头向上仰视,干巴巴地望着过往的游人,乞讨路人的施舍。

    “好可怜的老婆婆!”孟天心摇头哀叹。我正犹豫着该如何表示我的同情时,赛神仙冷不丁地蹦出一句:“她是怎么来到这山上的,爬上来的还是飞上来的?”我伸出的手僵在空中。孟天心也显得很惊讶,不过他还是体现出了他的善良:老太太终究还是残疾的,这是客观事实。尽管我最后还是把钱给了那位老太太,可心里总是感觉像受骗一般,有几分不悦。

    不得不承认,这个社会已经狠狠绑架了我们。

    后来,我又细细想了想,觉得人家老人家心思怎么可能这么坏,也许人家就住在山上。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又或者她的毅力果真强大得吓人,当真是一步一步的爬上山上来的。

    万事皆有可能。

    这样想来,我的不悦也就减轻了不少。

    我们下了山后,下午便在市里到处闲逛。我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几年,他就好像是我的再生父母,孕育了我的成长。但是说来搞笑,我竟从未好好地看看她的样貌,甚至她的脸上是否有又黒又大的痣都不清楚。我们顶着烈日,从城市的东边游到西边,穿过动物园,游乐园,路过市政府,沃尔玛市,几乎踏遍这座城市。老实说,我对我这个于我情深恩重的地方,并没有增添半点亲切感。他的胸怀里躺着的无非是与天争锋的高楼大厦。

    要说游荡过程中值得一提的事,那便是我们差点被一辆公交车撞到。妈的,除了这个庞然大物给我们带来的刺激外,再无其他让我神经兴奋的事了。

    晚上,我们在河滩边看烟花,吃烧烤,觉得好生快活,从江面上迎面回来的轻风无疑就像是一场淋漓痛快的大雨,及时地浇灌在我们身上,我们沐浴其中,身上的汗酸味和疲倦感一下子烟消云散。

    赛神仙突然神秘兮兮地低头,一脸诡笑地对我们说:瞧,我们后面那几个女孩一直盯着我们看呢。

    我们向后一看,不远处果然有三个女孩在吃烧烤,对于她们有没有盯着我们看这个问题,我不甚了解,至少我相信她们不会是对我感兴趣,也许是孟大官人的魅力太大,吸引了窈窕少女的目光。这三个女孩年纪和我们相仿,其中一个女孩穿着一身宽松的青灰色运动长裤和淡绿色短袖衬衫,她的身材曼妙,看来凡脱俗。

    好吧,我承认这个姑娘的确让我眼前一亮,心头一动。她的脸蛋有点圆,还有点胖,笑起来时嘴巴张开,露出可爱至极的虎牙,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恰如两片含苞待放的花儿,在熹微的灯光中,那双眼睛也显得洁净透彻。

    赛神仙自信满满地说他要去认识一下这些妹妹。我们看到他慢悠悠地走到那些女孩跟前,脸上挂着招牌笑容,向她们微微招手,口露白齿,略微低头朝她们咕哝些什么。我们真怕他被这些小姑娘当做色狼,臭流氓,要是他们的男朋友在附近,只怕他会被一个巴掌给扇回来。我们做好准备一旦哪个姑娘挺身而起,破口骂街,我们就低头假装不认识赛神仙。

    然而,女孩们太有教养了,就像丝毫没有被骚扰,优雅的笑容就像花店里的玫瑰一样永远绽放,倒是颇有兴趣地抬头听着赛神仙说话,最后还聊了起来。

    赛神仙领着这几个妹妹朝我们走来。他向老板又要了几张椅子,和几瓶啤酒,把我赶到林胖子一起坐,就开始向我们介绍这几个善解人意的妹妹,不,他就像是把我和林胖子当做空气一样,只是伸出手掌,指向孟天心,对这三个妹妹翩翩有礼地说道:“这位帅哥叫孟天心,记住了,是天心,可不是偏心哦!”

    几个妹妹噗嗤一笑,笑得好生动人。

    “这个妹妹,我好像见过。”你大概不会想到那一刻老实巴交的孟天心会说出如此高水平的话来,他直直地盯着那个穿短袖衬衫的妹妹,冷不丁地从嘴里冒出这么一句。该死的,然后你又看到他脸上挂着的那副绅士般礼貌的笑容。我他妈的甚至怀疑他已经将红楼梦烂熟于心,并且运用独到,所以,他可不是什么搞笑的书呆子。

    “这位哥哥,真是太会说话了,妹妹叫蓝霏,非常高兴能认识这么帅的哥哥。”这个叫蓝霏的妹妹报以桃花般灿烂的笑容,大胆直接地迎向孟天心的目光。

    我他妈的真是受不了了,他们旁若无人,哥哥来妹妹去,好像这里已经成了他们两个的二人世界。

    “你们两个真是太恶心了,我都快要吐了。来,我们喝酒。”那个穿短裤的妹妹做出呕吐状,向他们摆手,阻止他们继续滥情。

    她熟练地开了一瓶啤酒,给我们都倒满,举起酒杯,站起身,给我们敬酒:“大家萍水相逢,就是朋友,我叫李梦兰,你们可以叫我兰姐,来,一起喝一杯。”接着一饮而尽。

    我惭愧得要死,这位妹妹,或者姐姐,就跟传说中的女侠一样,简直太他妈的霸气了!

    孟天心张嘴想说些什么。鬼都知道他肯定又要来那套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鬼话了。不过立马被赛神仙挡住了,他笑脸嘻嘻地叫我们都站起来,舍命陪美女,不醉不休。

    我们就这样喝了将近一大箱啤酒,你不会相信这几个妹妹的酒量有多好,他们不停地与我们碰杯,对我们说一些好听的话,我们怎么能够委屈了人家,只好和她们一样大口大口地喝酒,大口大口地吃肉。赛神仙在酒桌上还说一些粗俗的笑话,真他妈的恬不知耻。不过这几位妹妹笑得合不拢嘴,前俯后仰。笑话着实好笑,这倒是事实。

    我们喝到快要到十点多才结账离开,林胖子已经在一旁哇哇大吐。这几个妹妹脸红倒是红,却没醉。赛神仙问:妹妹们还想去哪里玩吗?孟天心皱起眉头,刚要开口,那几个妹妹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去溜冰吧。

    于是我们又去了广场旁的一家溜冰场。

    溜冰场人很多,一到晚上就热血澎湃的年轻男女都张开自己的双臂在灯光璀璨,音乐动人的场上潇洒快活,或大笑,或大吼,极其疯狂。

    孟天心不会溜冰,他对于这双高高大大的带有轮子的奇怪鞋子毫不感冒,穿上它后没走半步就来了一个狗吃屎,太不文雅了。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求我教他。赛神仙拉过孟天心,向蓝霏笑道:孟大官人想和你一起溜冰,不知美女可否赏脸?蓝霏嫣然一笑,向孟天心伸出芊芊小手。孟天心犹豫片刻,还是绅士般地牵起了她的手,走向了溜冰场。

    孟天心是第一次溜冰,在溜冰场上才走了一步,就听到他“啊”的一声,又看到他张开双翅,屁股往后倾的优美姿势,他差一点就跌倒了,蓝霏再一次伸出了她的手,拉住了孟天心。哦,她还在孟天心的身前洋洋洒洒地转了一个大圈,眼神中尽是柔情蜜意,完了后,是一句温柔到骨子里的“你还好吧”。

    蓝霏笑得烂漫,我再次想到了早已离我们远去的艾旖梦。

    或许,这位“孟哥哥”也有此感觉吧!

    赛神仙和兰姐早就黏在一块,正手牵手有说有笑地在溜冰场上漫游,他们两个像干柴碰到烈火,就这样轰轰烈烈起来了。他们一边说笑,一边打情骂俏,我可没乱说,死不要脸的赛神仙的那双猪扒手还在兰姐的俏脸上乱摸,甚至搂过她的细腰。我要说,我没吃醋——我旁边还有一个小巧琳珑的穿长裙的小妹妹,小妹妹由于穿着的因故不能像她的姐妹们一样在溜冰场快活,只好坐在一旁看风景,我想了想,觉得不能冷落了这位可爱的小妹妹,就从场上下来陪她了。

    小妹妹坐在林胖子一旁,翘起二郎腿,低头拨弄自己的美甲。小妹妹的脸蛋很精致,脸上擦了细妆,她又齐又长的刘海遮挡住了她的眼睛,只看得见她长长的睫毛,和闻得到她身上散的香水味,她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坐在那里。她还拿出手机像是给谁了一条信息。手机,可是一件奢侈品。

    我想想,坐在她旁边的另一张长凳上。

    我觉得这样太过尴尬,就朝她搭讪:“我叫王金娃,一个很土的名字是吧,不知妹妹的芳名是?”

    “姓方。”

    “哦。”

    然后尴尬的沉默。好吧,哥实在没有什么魅力,小妹妹不理睬我那也没啥办法。

    “真不知道她们两个怎么想的,一个乡巴佬,有啥好玩的。”

    “什么?”

    “就是蓝霏旁边那个家伙呗,你看他穿的那衣服,老土死了,估计我爷爷都不穿,肯定是一个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她们偏要说和他玩一玩。”

    我听了,心里非常震惊,我几乎要从嘴里爆出一句“玩你妈”,还是忍住了,我看了看溜冰场里玩得非常开心的孟天心,感到既高兴又难过。

    他们就这样在溜冰场上玩了一个小时,又一起出了溜冰场。

    在溜冰场门口生的事我想孟天心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们刚迈出溜冰场,进了一个黑漆漆的胡同,就碰见五个来者不善的家伙,他们一看就是香港电影看多了,自以为自己帅到一塌糊涂的古惑仔,其中一个像是他们的老大,大概近三十来岁的年纪,穿着一件白背心,留有一头及肩的长,嘴里叼着一支白沙烟,倚靠在一辆黑色的摩托车上,一脸奸笑地望着我们。好吧,你不得不说,他白背心下强壮的肌肉,的确是讨女孩子欢喜。

    “各位大哥,你们玩得真开心啊。我等你们很久了。”瞧见我们出来,这个家伙扔掉手中的烟,从摩托车上站起,走到我们身旁。

    难道我们碰到打劫的?

    “大马哥,你终于来了。”姓方的小妹妹立马跑向那里,朝那个家伙喊道。

    这个家伙叫大马哥,真他妈笑死我啦。

    大马哥眼睛直直地盯着站在我们身边的蓝霏看,话也不说,脸色阴沉,像是即将有一场暴雨降临。

    蓝霏和兰姐终于也慢吞吞地从我们当中走出,低头小声说了一句“大马哥”,走到了这个大马哥的身后。

    这位大马哥继续往前走,带着他的兄弟来到了我们的身前。“你们这几个王八蛋敢动我的女人,是不是不要命了?”他用食指指着站在最前面的赛神仙,恶狠狠地说道。

    赛神仙轻轻地拨开他的手指,面带笑容,从容说道:“我们只不过在路上碰到这几个小妹妹,看到她们挺无聊的,就陪她们来这里玩玩,大马哥不会介意小弟的无知吧?”

    “就是,大马哥,我们不懂事惹了您,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们这一回,我们给您道歉了。”我也上前哈巴,附和。

    大马哥听了我们的话,转过头向蓝霏她们问道:“是这样吗?”蓝霏乖巧地点点头,大马哥笑了,脸上表现出满足的神态。他右手拥过蓝霏,正想说话,从他身后传来的一句话使得他的脸色再度阴沉起来。

    “你是谁,快放开蓝霏!蓝霏,快过来!”孟天心,该死的,他竟然在这个时刻犯傻,他不顾那个大马哥快要吃人的模样,“一往无前”地站到前面,朝那位大马哥大声喊道。好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他妈都觉得他脑袋充血过多,没事找茬,他的此番作为倒像是一个为了要女人不要命的潇洒古惑仔。

    蓝霏抬起头,望了望孟天心,又往旁瞥了一眼满脸通红的大马哥,咬咬嘴唇,没有说话。

    孟天心的眼睛依旧充满热烈的期盼,我想把他拉开,他却像是一头看中了一块精致红布的公牛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直地盯着蓝霏,等待她的回答。

    “你说什么?”暴怒的大马哥终于飙了,他猛冲过来,变成一条疯狗,抓起孟天心的衣领,举起拳头,狠狠说道,“你他妈的想找死是吧?”

    我们赶紧上前,拉开了想要动手的大马哥。要是大马哥真的对孟天心动手,我们也会奋不顾身地反击的。这就是他妈的狗屁兄弟,不是吗?

    大马哥大概是真生气了,他后退两步,摇摇头,又耸耸肩膀,往前一挥手,后面四个家伙便都雄赳赳地走上前。摩拳擦掌。

    我们也都握紧拳头,作好动手打架的准备。刚睡醒没多久的林胖子吓得直哆嗦,赛神仙踢了他一腿,他才没有瘫倒在地。真是丢脸,真希望他不要尿裤子才好。

    蓝霏拯救了挣扎中的林胖子。

    “你不要自恋了好不,你这个乡巴佬,你管得着我吗,我只不过想和你玩一玩,你他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也不照照镜子,瞧瞧你这副傻不拉几的样子,估计世上也没有哪个女孩子会看上你!”你不会想象得到刚才还楚楚动人的蓝霏一下子换了一副面孔,她走到去大马哥身边,朝大马哥妩媚一笑后,转过头,对痴傻的孟天心连珠炮一样说了这么一番话。然后又小鸟依人地朝大马哥撒娇。

    听起来真是太伤人心了!

    “霏霏说得对,大马哥你就不要和这些乡巴佬一般见识,太不值了!”喝酒异常凶猛的兰姐也对大马哥这样说道。

    气愤到不行的大马哥终于渐渐放松了全身暴起的神经,搂过蓝霏,跟她亲热起来。

    赛神仙和我眼神相交,我明白他的意思,现在不跑,更待何时,我们拉孟天心的手,示意他赶紧走,不要打搅人家情侣的二人世界。未料,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愣是不动,他握紧拳头,向前又走了一步,眼睛直直地定格在蓝霏身上,一字一句地说道:“蓝霏,我很难过,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个人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了,我只能在回忆里见到她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最后再给你一句忠告,有些东西失去了,你就再也不可能找回,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蓝霏一怔,随即摇头苦笑。

    孟天心潇洒转身。我们准备撒腿。

    这回大马哥不同意了,他大声喊道:“站住!”

    然后就和他的同伙把我们包围了。

    “本来我还打算放了你们,但是你这个家伙实在是嘴贱,那可不要怪我了。”大马哥抬手阻止了想要说话的蓝霏,盯着孟天心,慢悠悠地说,“或者,你在我面前磕三个响头,说自己是一个废物,我就放了你们。”

    大马哥身旁这些家伙眼看就要来揍我们了。孟天心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紧握拳头,嘴唇几乎要被他咬破,他直直地面对大马哥的注目,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放心吧,我会拉住他的,我可不会让他双膝跪地,我情愿和一起痛痛快快地打一场架,也不会让那个该死的长着一副死瘪三的家伙如愿以偿,如果我连这点都做不到,我他妈的就不是人。

    这些家伙就要扑上来了,我往身后看了看林胖子,他竟出乎意料地表现得很勇敢,摆出了一副空手道的姿势。哦,忘了告诉你,他小时候可是拿过市里的小学生空手道冠军!

    这个时候,一道银光从我眼前闪过。我们惊讶地看见赛神仙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七八十公分的钢刀,倒是颇像大马刀。他把钢刀横在我们身前,示意我们后退一点。大马哥他们大概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他妈的敢动刀是吧,你死定了!”大马哥往上走一步,脸上的肌肉又开始夸张地抽搐起来。

    “你不怕死就上啊!”赛神仙把刀往前一甩,吓得大马哥后退几步。

    我们又开始对峙起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们依旧没有撤退的意思,他们直直地盯着赛神仙手中的钢刀,随时做好准备上前对我们拳打脚踢。赛神仙额头上汗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掉,他的手紧握钢刀,它是我们现在的救命宝贝,不过我怕我们支撑不了多久。

    最终这位大马哥还是本着大无畏的精神上了。他凶神恶煞,胸口的肌肉跳动得很厉害,猛然一脚把站在我们最前面的赛神仙一脚踢倒。他手上的刀也掉向一旁,被大马哥捡到。赛神仙终归不是打架好手,倒在地上头破血流。后面的那些家伙一拥而上,朝我们扑来。

    我们都快要被打死了,真的,要不是哪位救命先生给警察打了电话,他们不期而至,我们真会死不瞑目。

    我们都被带到了派出所。

    那些警察问我们哪个学校的,家长是谁,我们就是不开口,他们威胁说不让我们出去。

    好啊,我们说。

    我们在里面呆了几天就给放了出来。

    在派出所旁,我们又被那位大马哥他们揍了一顿,孟天心被打得鼻子出了一大碗血,赛神仙脸上多了几条血痕,林胖子的耳朵被揪得又红又大,我则是多长了一只熊猫眼。

    我们再没有见过蓝霏她们,赛神仙说报警电话是兰姐打的。老实说我并不怪她们,我们挨打虽然是因为她们,但却也怪不得她们,我们只是经历了一段刺激的历程,遇到了某些人而已。

    我只怕孟天心不是这么想,他凄然说道:她那么像她,又那么的陌生。我知道他说的她指的是谁,然而这一切正如他所说的一般,都已经过去了。

    就让一切都随风而逝吧!我们擦掉血水,拥抱过后,继续向前。</br></br>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