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家庭风波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宋喆伸过来手,“我叫宋喆,王逍的兄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谢小念红着脸,就要伸手去回握宋喆的手。

    却被王逍拎着后衣领子拽到身后。

    他一把拍掉宋喆的咸猪手,“宋同学,挡着我的面和我女朋友搭讪就算了,现在还想趁机吃豆腐。你当我是不存在的吗?”

    宋喆收回手,抓着头,笑的像是海洋一样温煦:“对不起啊,女朋友太可爱,一时没忍住…”

    “先声明一下,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的女朋友。下次称呼,请先在女朋友前面加个‘你的&#o39;。”

    宋喆低下头对谢小念道歉:“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谢小念一边嘴上说着没事。一边心里暗自排腹。

    奶奶个王逍,坏了本姑娘好事,错过和宋喆千年难遇的握手机会。看我回头收拾你。

    说着趁王逍说话,在他腰后狠狠拧了一下。

    “妈呀!是谁!”王逍吃痛的大呼。

    “鬼吧。”谢小念撇了他一眼,编了个谎话。

    “啊——”王逍听了谢小念的回答,挥舞着双手躲到了宋喆后面。

    宋喆微微笑着,对谢小念使了一个了然于心的眼色。

    他将宋喆从身后拉出来,对他说:“学校的鬼都被抓住了,害怕什么。”

    王逍揉着腰站出来询问宋喆:“不是鬼谁还能掐我啊。”

    “可能是你的错觉。”宋喆说着,向谢小念眨了眨眼,意思好像是我替你保密。

    谢小念感恩的回了他一个笑容。

    “是吗?”王逍揉着腰:“可是刚刚真的痛的好真实。”

    “时间不早了,该走了。”宋喆一把搭上王逍的肩。

    “谢小念,乖乖回家,周日下午见!”王逍和谢小念挥手,跟着宋喆走向远方。

    “要你管。”谢小念朝着王逍的背影吐舌头。

    公车不一会就慢悠悠的驶过来,谢小念和何茹茹使出洪荒之力,终于挤上了公交。

    公车行驶了差不多一小时,谢小念下站了。

    家所在的地区是城市规划的经济开区。道路和楼房都是新建设的,很干净很整洁。

    谢小念穿过一条街,从小区后门穿到正门。

    小区下面有大大小小的商铺,他们家开了一家诊所。

    诊所不大。

    她走进门,正是下午,太阳的光线照不进来,还没有开灯,整个家显得昏昏沉沉。

    母亲在诊所里面开了一个裁缝铺,正叮叮咚咚的扎衣服。

    谢小念放下书包,去卫生间洗手。

    “回来了,怎么不打个招呼?”母亲扎着衣服,和谢小念说话。

    谢小念没有吱声。

    “这孩子,越长大越不懂事。快和我们打个招呼。”

    “我不想打。”谢小念从书包拿出书。

    “不打招呼今天就不要吃饭。”母亲一怒,扔下衣服去做饭,“今天做了饭就不要吃。”

    “不吃就不吃。”谢小念坐下去,拿起笔看书。

    她一向与父母关系不好,打不打招呼有什么关系。打了招呼反倒增添自己的烦恼。

    天渐渐黑了下来,弟弟也小学放学从学校里回来。

    母亲和弟弟吃了饭,收了碗。要她洗碗。

    “我没吃饭,凭什么要我洗碗?”谢小念一生气,拍下笔质问母亲。

    “我可不管,是你自己不吃饭,碗你还要洗。”

    母亲恶狠狠的瞅了她一眼。

    谢小念气的有些胸闷,狠狠吸了一口气。

    晚上关上门,谢小念往盆里放了水,将校服洗了。

    自从小学开始,她母亲就让她洗自己的衣服。凡是母亲洗衣服,一律将谢小念的衣服挑出来,不给她洗。

    第一夜,父亲没有回来。

    第二夜,谢小念正睡得熟,门一阵响动,有人开了卷闸,摇摇晃晃走进来。

    将周围摆的车子哗啦啦推倒。

    母亲听见响动,从床上下来开了灯。看见是父亲,声音马上带了哭腔:“你怎么又喝酒了?”

    “快来躺着。”母亲扶着父亲躺在床上。一直呼唤父亲。

    父亲口齿不清,胡乱的说话。

    “谢小念,你个不长眼的,快去给你爸倒杯水。”母亲对另一张床上的谢小念吼道。

    谢小念本来不想理的,听到母亲吼叫,只好匆匆穿上衣服,给父亲去倒了杯水。

    “快去给你爸拿尿壶去。”谢小念刚放下水杯,母亲又对她指使。

    谢小念忍住恶心,皱着眉头去卫生间拿了尿壶。

    母亲虽然一脸不悦,但还是对谢小念说:“以后和你算账。”

    谢小念不知道都这样了,母亲还要和她算什么帐。

    母亲将用完的尿壶递给谢小念:“把尿倒了!”

    “我不倒,他喝酒尿下的,凭什么要我倒?”

    “你倒不倒?”母亲尖声尖气的呵斥她。

    “我不倒。”

    “这个星期生活费不要想拿了。”母亲放下尿壶,用脚狠狠踢了一下谢小念。

    谢小念很疼,可还是抿着唇,没让自己哭出来。

    父亲胡言乱语折腾到半夜,她们才上床睡去。

    第二天谢小念有些渴,早早起来去烧水。

    母亲在床上听的很不耐烦,呵斥谢小念小声点。

    谢小念将火调小了些,可烧开的水还是吱吱的响。

    母亲很不耐烦的烦了个身:“早点死了吧你。”

    一旁上完卫生间的父亲听见了,拿起旁边的扫帚把子对着谢小念就是一顿暴打。

    谢小念一边哭着,一边躲着攻击。“求你别打了,我关了火还不行吗?我不喝水了。”

    可是击打并没有减轻,一棍棍全都落在谢小念身上。不一会就将扫帚把子打成几截。

    张某见棍子短了,只好扔下短程五六截的棍子,用手指恶狠狠的戳了下她的额头。

    唾了一口离开她。

    母亲在此之间一句话也没说,听着呼声,好像睡得更香了。

    谢小念掀开衣袖,看着身上的条痕,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可是不敢出声。

    张某打完人,觉得心情瞬间好了不少,打开门招呼生意。

    有一个他的旧友来询问病情,他开心的和旧友谈天说地。

    并抱怨谢小念不懂事。

    谢小念瞬间就怒了。冲出外面和张某质问。

    张某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她,然后扭过头对旧友说:“别理她,我们说我们的。”

    谢小念很懦弱,只能强撑着挺直背离开他们。期望快点开学。

    母亲安某中午起来,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谢小念去做饭。

    弟弟看了她几眼,眼里好像有同情,可还是什么都没说。

    安某和张某继续和来的客人谈笑风生,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

    又或许对这样的打骂已经习以为常。

    谢小念换下衣服,穿上校服。坐在外面的沙上。

    安某做着饭,嘲讽谢小念:“这么早就穿着校服,愁眉苦脸的就像个快要入土的老人。”

    不到一定时间,她母亲还不让她出门,否则又是一顿暴打。

    谢小念等着时间,看着窗外,突然很羡慕雷静那样的生活。

    要是她也有那样的生活就好了。</br></br>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