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2章春节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韩奶奶几分钟后就醒来了。

    “……你们是谁啊?”老人家有些迷茫。

    韩霆愣了一瞬,但却没有丝毫意外道:“奶奶,我是韩霆。”

    韩奶奶瞪了他一眼:“瞎说!我们小霆才上小学,对了!阿峥和美宜去接小霆放学了,怎么还没回来?”

    韩奶奶焦急的又要去门口张望,韩霆急忙将她扶了回去。

    “阿姨,我是您儿子和儿媳的朋友,他们托我过来告诉您,他们今天要晚点回来,去给您孙子买新球鞋去了,我扶您进去等着。”

    韩奶奶恍然道:“哦……对……对……给小霆买新球鞋……新球鞋……”

    季悠然静静的看着韩霆像哄小孩子一样将韩奶奶哄进屋后,才默默坐到椅子上。

    几分钟后,韩霆出来,抱歉的看着她。

    “奶奶睡下了,没吓到你吧?”

    季悠然摇摇头。

    她又不是第一见到韩奶奶发病,只是她没想到已经这么严重了,以前还能将韩霆认作是韩峥,可现在……竟是完全不认得他了。

    “看过医生了吗?”她轻声问。

    韩霆点头:“阿尔兹海默症,伴有动脉粥样硬化,有时会出现头晕。”

    季悠然认真思索了一下:“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带奶奶回北京吧?她再晕倒了,身边也好有个人在,如果你担心安全问题的话,可以把奶奶安顿到别的住处,或者……我家也行。”

    韩霆眼里划过一道暖流。

    他喜欢的女孩,永远都这么善良,不管是在暴雨中帮助陌生人,还是关心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奶奶。

    “我也问过奶奶的意愿,但她不愿意,如果我强行带她到一个新环境,反而不利于她的病情。”

    季悠然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叹息。

    韩霆从瓷碗中递给她一颗红艳艳的草莓:“别担心,我已经请了护工24小时来陪着,后天就到了。”

    季悠然看了眼草莓,又抬头看了韩霆一眼,没接。

    一看到草莓,她就想起刚刚他们俩那场露天席地的野战。

    “绿色无污染的,不尝尝吗?”韩霆眼里带笑。

    季悠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韩霆,别以为我们意外的做了一次,就代表我们关系近了一步,我还没————阿嚏!”

    韩霆神色一紧:“着凉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季悠然这一声喷嚏让他很愧疚,这两天她两次受凉,都是因为他,他也不知道刚刚怎么就会那么不理智,被她叁言两语就激怒了。

    果然一遇到她,他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季悠然赶紧摇摇头,可不想大晚上再开车到处跑了。

    “不用了,我去洗个热水澡,睡一觉就好了。”

    她一直保持锻炼,身体素质还不错,没那么娇贵,前两天那回也是,好好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季悠然洗好澡出来后,韩霆正有些不安的坐在正厅,见她出来,立刻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

    还好,不热。

    喝下了韩霆煮的一碗姜汤,又吃了两片感冒药后,季悠然就被他强行塞进了被窝。

    结果她刚躺下,就发现韩霆也正在脱衣服。

    “喂,你……”季悠然压严被子,刚要拿出那套“关系论”,韩霆就已经不由分说的上了床,搂着她,将她紧紧圈在了怀里。

    “放心睡吧,我不碰你,这里的冬天不像北京有暖气,你晚上会冷。”

    这点季悠然倒是没法反驳。

    她来之前特意查过天气,虽然棉云村地理位置偏南,室外气温比北京要高许多,但由于室内没有供暖,在室内呆久了会觉得比室外还冷,她还特意带了一套厚实的法兰绒睡衣过来。

    她也确实累了,昨晚就被折腾了一宿,今天又坐了一天车,还打了一炮野战,再加上吃了两片感冒药有些犯困,窝在韩霆滚烫的怀抱中,确实觉得舒服极了,于是也就没继续赶他去车上。

    可两个人就这么紧搂在床上什么都不做,她又觉得十分别扭,于是她闭上眼,一边酝酿睡意,一边和韩霆聊天。

    “韩霆……我问你个问题。”

    “你说。”

    “……如果你那天和我赌输了,没抽到海螺仙子怎么办?”

    韩霆淡淡道:“我不会输。”

    季悠然“嗤”的一笑:“运气这种不靠谱的东西,你就那么确信?”

    韩霆用温热的手掌顺着季悠然的长发。

    “你那些小盲盒,我每一个都仔细研究过了,凭手感就可以判断出来,就算你那天不让我抽海螺仙子,而是抽海龟海星或是小丑鱼,我也都能摸出来。”

    季悠然听的一愣。

    盲盒这东西,虽然很难靠重量分别,但确实每款都有极其细微的手感,这在娃友圈也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想练的准确,那也得是骨灰级玩家,日复一日天天摸盒才能总结出来,就连黄牛都不一定能做得到正确率这么高,韩霆居然……居然……

    他得是买了多少套用来练习啊……

    似乎猜到了季悠然所想,韩霆勾了勾唇:“之前那家店断货那次,就是被我买空的。”

    季悠然还没等惊讶,便又听头上传来低沉好听的声音:“我原本只是想多了解一下与你有关的一切,没想到就派上用场了。”

    季悠然沉默了好半天才有些不忿道:“我还真以为你是运气好,连老天都帮着你,搞了半天你是有备而来的。”

    韩霆轻笑:“这叫人定胜天。”

    山风很大,夜风将窗户吹得呜呜作响,犹如鬼神悲鸣,可季悠然听着这略显可怖的声音,却莫名觉得心安,慢慢的,她开始眼皮打架。

    “韩霆……”

    “嗯。”

    “你睡了吗?”

    “……没。”

    “韩霆……”

    “嗯。”

    “你别不做律师……”

    “……”

    “韩霆……你听到了吗?”

    “嗯。”

    “韩霆……你困不困……”

    “不困。”

    “韩霆……你硬了……”

    “……嗯。”

    “韩霆……我有很多男人……”

    “……嗯。”

    “韩霆……我做不到对你一心一意了……”

    “韩霆……”

    ……

    怀里的女子声音越来越弱,逐渐发出冗长的平稳呼吸。

    韩霆借着微光向怀里看了良久,最后在女子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

    傻瓜,那就让我来一心一意对你。

    -

    临近春节,季母终于出院。

    吴姨也在季母出院的第一天,就被简东辰派过来照顾。

    她现在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季悠然与简东辰并非夫妻,之前她还一直“先生”“太太”的叫了那么久,实在很不好意思。

    季悠然倒完全不在意她和简东辰的关系,或者是她和其他任何男人的关系被吴姨知晓,反正吴姨也不是乱嚼舌根子的人,至少不会在季母面前乱说话。

    平时人满为患的京城,到了春节这几天,就会变成一座空城,大街上再也不会出现堵车的状况,地铁里也空荡荡连个人影都没有。

    每个在外漂泊的人,都会在这短暂的假期返乡,与自己的家人团聚。

    从前,季悠然很讨厌春节,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就会让她显得特别孤独。

    在自己冷清的房子里吃着速冻饺子,将电视机调到极大的音量,听着春晚主持人祝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阖家团圆,就是她春节这天的全部内容。

    她也曾试过在这个时期出国度假或海岛休闲,但试过一次后她放弃了,毕竟到了每一个地方,就连游客都是一大家子出行,只有她形单影只。

    可今年不会了,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大年叁十一早,季母就将她从床上拖了起来,逼着她穿上了新衣服,和绣着踩小人字样的红袜子。

    季悠然记得只有本命年的人才需要过年穿上红袜子辟邪,但季母却说每个地方的风俗都不同,她们家乡那里一直都这样,而且都穿了二十几年了,今年怎么还突然有这么多疑问?

    最后,季悠然在季母的念叨下乖乖穿上。

    她有些懵逼的盯着脚上这双略显土气的红袜子,看了好半天,却发现心中竟一点抵触都没有,反而还开心的不得了……然后忽地就来了灵感,趁着灵感在时赶紧拿起画板。

    在画了一个小时候后,被季母发现,碎碎念着大过年的还要工作,这不是自找劳碌命吗?最后被她强拉着去了超市。

    季悠然只能又暖心又无奈的陪着她在超市买了一大堆食材和年货。

    吴姨在春节这天也回去和自己的家人团聚了,季母原本打算带季悠然回老家过春节,毕竟京城的年味淡了些。

    但得知她的主治医生王鹤庆也是独自一人过春节,季母心生不忍,同时也出于感激他这段时间的悉心医治,便邀请王医生来和她们母女一起吃顿年夜饭。

    当然,还邀请了双亲已逝的简东辰。

    简东辰盯着季悠然脚上那双惹眼的红袜子,冰山脸上呈现出一种季悠然难以描述的表情。

    “想笑就笑呗,憋着干嘛?”

    季悠然瞥了他一眼,丝毫不在意的从果盘中叉起一块苹果塞进口中。

    她本来想去厨房帮忙季母的,可是季母不让她插手,还嫌她什么也不会,赶她出去陪客人看电视。

    “没什么,挺好。”简东辰收回目光,淡淡的回了一句,可嘴角却忍不住抽动。

    季悠然生气的扔下果叉,咚咚咚的跑进卧室,不一会儿,手上拿了双崭新的红袜子出来。

    季母当初买了两套,每一套里面都是一双男袜、一双女袜,但她们家只有她们母女两个,所以男袜就闲下来了。

    可现在,不就用上了?

    简东辰冷着脸:“不穿。”

    季悠然跺脚:“穿!”

    “不穿。”

    “穿!”

    “不穿。”

    “穿!”

    ……

    五分钟后,看着简东辰一张几乎被冰封住的冷脸,季悠然笑的前仰后合。

    季母闻声从厨房探出头来:“笑什么呢?然然,这么开心。”

    季悠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没什么……妈……我送了他一双……新袜子哈哈哈……”

    简东辰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黑西裤下一双穿着喜庆红袜子的脚有些无处安放。

    季悠然笑的脸通红,简东辰白了她一眼,心里却因为能让她这么开心而舒服了不少。

    笑了一会儿,季悠然不敢再笑了,再笑就要咳嗽了,于是她再次打量了简东辰一番。

    别说,长得帅又有型的男人,就算穿着这么土的袜子也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

    ——叮咚!

    门铃响。

    季母在厨房喊道:“然然,快去开门!可能是你王叔叔来了!”

    季悠然“哦”了一声,就跑去开门。

    门开,她睁大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惊讶道:“……你、你怎么来了?”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