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夜梦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白侍郎府邸的后门处。

    只见停住脚的两人身穿夜行衣,头戴斗笠。

    整个人包裹在黑色布料中,除却眼耳,其余的都被遮的严实。

    其中一人扭头,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瞧了瞧后院。

    忽听见其中一人说:“殿下,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若是让父亲发现臣带二皇子离营,不是好事。”

    说话的人正是平关伯府的嫡世子——宋沧恩。

    而另一位被他称作二皇子的人,便是汝漓。

    汝漓闻声轻点了头,道:“有劳世子。”

    说罢,他伸手推开了未上锁的门。

    吱嘎一声,声音不小,却无人前来。

    这白府,已让白瑚回来前后打点完了。

    此时后院无人看管,给汝漓行了方便。

    他照着宋沧恩说的路线,七绕八拐之后,停在了一处白墙前。

    这墙里,便是白双的院子了。

    寝房挨着这白墙,而他脚尖轻点,轻松的一跃而过,稳稳的落在了寝房的窗户后。

    时下酷暑。

    京城的夜间虽有几分凉意,但是像白双如此,房门紧闭着睡觉是夏日少有的事。

    汝漓见状心中一紧。

    他早听闻白双在维罗府病了一场的事。

    若非得知她病了许久,汝漓又怎可能会忍不住,一定返回京城看看呢?

    好在窗户未锁,他轻巧拉开,未惊动任何人。

    翻身而入香气扑鼻的房中,他想起了那一次,在宫中时,白双也是如此进了自己住的屋子。

    床上的人面朝里、背朝外,明明觉得一阵阵的寒意袭身,但她却还是不盖被子。

    汝漓上前,借着快要燃尽的灯烛火光,看到了这叁月来,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双儿。”

    他没忍住,低低的呼唤出口。

    白双在睡梦中听着这声音,自当以为是做梦,只是不舒服的动了动身子。

    低身为她拉好了被子,汝漓将怀中的信封塞进了她的枕下,意外发现,想要替换的那封信也就放在枕下。

    他顺势将之前那封信收在了怀中。

    白双多可怜,就只有守着没有生命力的白纸黑字,想他念他。

    汝漓心下一软,摘下了遮住口鼻的布料,弯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而这一吻,却让身下的人朦胧睁眼了。

    “汝,汝漓……?”

    似是不可置信,白双陡然睁大了眼,却觉得头疼欲裂。

    汝漓闻声心下一惊,随即后退了半步说:“双儿,你,你发热了,快些叫你侍女找大夫来。”

    额上的馨香和灼热,此时都还留在他的唇瓣上,久久不能够散去。

    但是他不得不离去。

    知道他还活着的人越少越好,而且白双万万不能知道他还活着。

    太子还在怀疑中,往后,当然最先调查的人,会是白双。

    汝漓明白,她知道的越少,危险便越少。

    他不愿给她添麻烦。

    说罢,他强压住了留恋,便要离去。

    哪知床上的人挣扎着起来,留着眼泪说:“汝漓,别走!别走……就算是梦,也等我醒来后再离开好么?”

    白双以为是梦,发热的她一下地就跌倒了,双手只能抓住他的衣摆。

    汝漓低头看着她这样,于心不忍。

    一炷香,便是两刻钟的时间。

    他便陪着她,等她睡着吧。

    将地上的人打横抱起,汝漓抱着她回到床上。

    此时门外传来秀儿的声音,“小姐,可是梦魇了?”

    许是听见了屋子里面的动静,她才前来查看。

    但屋子里,白双只是紧紧的抱着汝漓的脖子,生怕他离开,哪里有心思去听别人说话、同别人回应?

    “小姐?”

    没有得到回应的秀儿欲开门进入,汝漓眼疾手快上了床,同她盖在了一床被子中。

    屋子门被打开,烛火也在这一瞬灭了。

    秀儿看不清里面,只小心翼翼的往里面一边走,一边试探道:“小姐,可是哪里不舒服?”

    若白双再不回应,恐怕秀儿就能发现汝漓了。

    千钧一刻之际,汝漓眉头紧皱,在她腰上轻轻一捏。

    “嗯……”

    似是嘤咛,但好歹这一声‘嗯’,还算是清楚。

    他又举起她无力的手臂,轻轻挥了挥。

    秀儿刚走过屏风,听着白双的声音,见她也挥了手,便止住脚步道:“奴婢候在门外,小姐有什么事吩咐就是。”

    无奈,汝漓只得又轻轻的掐了一下她的腰肢。

    “……嗯……”

    声音虽有些怪异,  却也算是回应了。

    秀儿这才离去。

    听见关门的声音,汝漓重重的松了口气。

    他额上已是汗涔涔了,手还搭在白双的腰间,却也不舍拿开了。

    “汝漓……”

    像是小猫哼哼唧唧的声音传来,汝漓的身子一僵,浑身都燥热起来。

    连手心都开始发烫了。

    这……

    “双儿,你让我先起来好不好?”

    他怕这样下去,会坏事。

    白双哪里肯,只伸手解了他的斗笠扔在了地上,然后说:“不要,汝漓不要走。我,我好想你……”

    白日里,念及汝漓的时候,又恨又恼,可真看见他了……她哪里还舍得恼他?

    “汝漓,你告诉我,我这不是梦。等到天亮了,你一定也还在这里……”

    白双仰头,黑暗中能朦朦胧胧的看见汝漓的轮廓。

    可这都太不真实了……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在汝漓开口前,又摇头说:“罢了,我知道是梦……不要告诉我……”

    可怜的人儿说话时候,面上也滚着泪珠。

    汝漓没犯病时,向来耳目清明,在黑夜中看的远比一般人看的清楚。

    他只得放松下来,躺在床上,将泪人儿搂进了怀中。

    “双儿,好好睡一觉。往后只要你想我,我一定会在你的梦中出现。”

    柔声的安抚,让白双渐渐冷静下来。

    她回抱住汝漓,问道:“当真?”

    “当真。”

    “那我日日夜夜都睡觉,这样你是不是便不会离开了?”

    “……”

    汝漓心下叹气,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久久得不到回应,白双哽咽道:“汝漓,你骗我的是不是?不是我想你,你就会出现……”

    他没有回答,只道:“双儿,你病了,早些睡去好么?醒来就不会难受了。”

    “不好不好!汝漓,你别离开……我求求你……”

    纵使白双紧紧的抱着这浑身夜里冷气的汝漓,可还是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她不能够睡,睡着了,那就再也见不着他了……

    “双儿,我不走,我就陪着你……”

    耳边是清扬动听的声音,温柔的话语让白双如同从冰窖中被解救了出来,她觉得暖意袭来,便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双儿?”

    怀中的人没有回应,只有沉稳的呼吸声传来。

    白双因为受了风寒,算是睡着了。

    汝漓将她的手从自己腰间移开,却迟迟不愿起身。

    他搂着她,紧紧的将她贴进了自己的身体中,似是要将她与自己的身体相融。

    此次一别,少则叁五年,多则半生。

    汝漓踏上的,确实是一条不归路。

    但事已至此,世间也无后悔药,他除了硬着头皮往前行又能如何?

    重要的是,他从平关世子口中得知,各皇子视朝中不站队的世家大族如眼中刺、肉中钉。

    而他太想要护好双儿,护好双儿在乎的一切。

    汝漓吻上了白双的发顶,终是轻轻将她松开,从床上下去了。

    若想护好她,那他便更无退路了。

    只有成为手握权势的人,站在所有人的头上,才能将她护的周全。

    纵然这与佛法相悖,而自己哪里又是神佛转世。

    他已然动了凡心,死后定会入地狱。

    那还不如就如此相悖。

    他今生已别无所求,如今但求世间安稳,白双平安快乐。

    犯戒又如何?

    纵使入了地狱,上刀山下油锅,也不抵白双能笑着跑向自己,唤他一声汝漓。

    不会断更的,只是可能会慢一点了

    谢谢各位珠珠和评论~

    晚安!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