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漫天星河

章节目录 别墅【h】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吃完饭,两个人携手离开了餐厅,漫天喝了很多酒,路星河却十分清醒。

    “下午跟我去顺义吧,晚上我带你去西山。”路星河聊了一下漫天的长发,满脸微笑望着她的眼睛。

    漫天摇摇头,“我得回去换件衣服,这一身去见路总,怕不合适。”

    路星河把她拉进怀里,“衣柜里全是你的衣服,去那边换吧。刚才喝了不少酒,正好去睡一觉。”

    漫天拗不过,只好答应跟他去顺义。许昌早就喊来了司机老李,他自己开车回家去了。

    在回顺义的路上,漫天略有醉意,靠在路星河怀里,有点迷迷糊糊的,以至于唐绍仪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她都没看清楚,就直接按了免提。

    “小天儿,在哪?我在你家楼下。”唐绍仪声音很轻快,似乎心情不错,还略带小激动。

    漫天支支吾吾,“绍仪哥,你等我一会儿,我一会儿就到家。”

    唐绍仪没有听出来漫天的大舌头,他说,“我刚才遇到老万了,我问他你在那边怎么样,他说那个田沐宸,似乎对你有意思,你如果去伯年上班,千万要小心啊。”

    听到这些话,路星河眉头皱了起来,他想听听那个田沐宸到底怎么回事,他也想知道漫天会有什么反应。

    漫天虽然微醺,头脑还是很清醒,她清楚地知道自己靠着的人就是路星河,而且她对田沐宸并没有所谓的情感,“绍仪哥,老万让我下周去伯年,可我不想去。那个田沐宸,我们就是合租室友,没有任何别的关系。而且,我打算下周跟老万去摊牌,我不想去伯年,去面对那个人。”

    “你知道田沐宸为什么对你感兴趣吗?”唐绍仪很是好奇。

    “知道,他是白素贞,我是许仙,就是这么一段渊源。”漫天满脸不在乎的表情,“绍仪哥,你不要说了,我不需要他报什么恩,只要相安无事就好了。”

    “嗯,好,一会儿见面聊吧。”

    这时,路星河从漫天手中拿过来手机,“绍仪哥,谢谢你对我们家小天儿的关心,她现在跟我在一起,你不必费神了。”说完,他按了挂断键,把手机放在了座椅上。

    “星河,你生气了吗?”漫天察觉到路星河似乎不大对劲,她双手环住路星河的腰,用脸庞蹭了蹭他的胸口,然后靠在那里。

    路星河摇摇头,“没有,我不会生气的,你人都在身边了,心也是我的,我怎么会吃干醋呢?”

    漫天这才放心一笑,“我有点头疼,先睡一会儿,到了家,你喊我。”说完,漫天趴在他的膝上,闭上了眼睛,眼皮再也不能抬起来,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路星河的手指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心中有万语千言,“小天儿,我知道田沐宸策划了你租房子的事情,他找中介联系你,所以,你才会租到他的房子里。他蓄谋已久,你全不知情,如今他又用项目来威胁你,这些我都知道。我只希望你不要那么傻,不要为了我牺牲你自己。这个项目,就算我不要了,我也不会让你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的。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回到顺义别墅,路星河把她从车上抱下来,转身对老李说,“老李,你回去吧,我这儿有车。”

    老张刚要说什么,却被路星河制止了,“你回去告诉我妈,我会带着小天儿准时出现在西山别墅的,让她不用劳神。”

    老张点头,开着车离开了。

    漫天被路星河抱着,小心翼翼放在二楼的床上,他看着她略显娇憨的样子,忍不住吻了她的红唇,他本想蜻蜓点水,却不想被漫天“无意识”地勾住脖子。他嘴唇勾起笑容,“小天儿,是不是刚才太着急,没有喂饱你?”

    漫天睁开了眼睛,“其实,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就醒了。被你抱着的感觉,真好。”

    路星河满脸笑意,“好像最近长了些肉肉,抱着沉了些,从车库到床上,我的手都有点麻了。”

    漫天趁他不备,翻身上来,骑在他的腰上,屁股不偏不倚正好坐在那小将军的鼓胀处。她故意蹲了一下,“你还嫌弃我了,沉不沉,沉不沉。”

    路星河躺在床上,叫苦不迭,小将军有一点微痛的感觉,还有一点痒,“老婆,你下来,别那么憨,坐坏了你可就没得用了。”

    漫天却不为所动,故意动了动,不过动作轻柔了不少,她解开他的腰带,褪下裤子,隔着彼此内衣的薄薄两层,轻轻摩挲着他的龙根。如果说二者相连,那是亲密无间的情欲,可是隔靴搔痒的感觉,更让人着迷。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幽泉分泌了出来,顺带着弄湿了两个人的裤子,不过这样的摩擦,与直接入侵的感觉不一样。从阴唇处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漫天有点撑不住,她开始扭动自己的身子。

    路星河被她撩拨得起了性子,却看到她满脸欲求不满的沉醉表情,便伸出手,隔着裙子抚摸揉捏她的一对乳鸽,“老婆,你看你的小妹妹,是不是特别想我的小弟弟,都湿的不行了。”他拿了枕头,靠在床头,半躺着身子。他的手被漫天引着,伸进了她的裙子里,他知道漫天在渴望,求自己带给她那专属的快感。路星河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衣却捏那尖尖的凸起,直到那里酥痒难耐,几乎转移了身体连接处的欲望。

    漫天已经沉醉在自己制造的暧昧情愫里,她抓住路星河的手,用力挤压自己的酥胸,她咬着自己的嘴唇,脸上全是粉红的欲望,“老公,你喜欢我的胸吗?”

    路星河用力捏了一把,“喜欢啊,好像水蜜桃一样,美丽,高耸,柔软,咬一口,下面就汁水满满,好像熟透了。”

    漫天似乎很喜欢这个调调,两个人的感情大到一定阶段之后,偶尔一些荤话就算是调情的手段,也是亲密无间的润滑剂,“我也喜欢老公的大雁,一会儿给我,给我好不好?”

    路星河本来想让她先泄了身子,可是看她那样扭动身子,却似乎总也达不到那个巅峰,便帮她褪去了内裤,他自己的内裤几乎和她的内裤连在了一起,退下来的时候一并都下来了。他端着她的腰身,让她直直地坐在小将军上,一插到底。“我来了,给你了。”

    漫天扭动着身子,脱掉了自己的裙子和内衣,她口中不断哼着,“老公,离我近一些,近一些。”两句身子紧紧相连,还要怎么更近一步呢?

    路星河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挺起臀部,让龙根全部没入她的幽穴,让他的雁首离她的花心近一些,更近一些,让花心的幽泉全部播撒在小将军的铃口雁首,甚至柱身。路星河听懂身子的同时,也喊住了她的乳尖,轻轻啮咬,那微痛的快感让漫天忍不住叫出声来。

    “好舒服,老公,好舒服。”漫天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在情欲的柔波里,她似乎成了不会说话的痴儿,除了没有意义的呻吟,便是这样简单的词汇了。也只有这样简单的词汇,才能表达最极致的体验。这是官能的盛宴,这是周公之礼最绝妙之处。

    路星河看着漫天的脸开始扭曲,其实,也不是扭曲,那是被情趣纠缠却不得释放的面孔。那娇艳的容颜,肉红色的嘴唇,被贝齿紧紧咬着,这童颜是洁白的,这场景又是充满了欲望,让人血脉喷张。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童颜巨乳,喜欢看上去很幼齿的纯纯的勾引人的萝莉了。

    漫天就是这样的姑娘,看上去人畜无害,衣服清汤挂面的样子,只是那媚态在骨子里,一笑一颦看上去纯洁可爱又无辜,而这无辜的样子更能勾魂摄魄。她耸动着自己的身子,每一次都让小将军顶着自己的金玉花溪,让那曲折的甬道包裹住它,让它蜿蜒的溪流滋润着它,让那欲望呼唤着它。她的面孔是娇艳的桃花,她的声音是催情的毒药,她的身子是冲锋的号角。

    路星河看她泄了身子,双手握住她的腰,开始挺动抽送,看着那一对白兔在自己眼前晃晃悠悠,上下颠簸。他曾说过,那是他攀登过的最美丽的山峰。如今,这山峰颤颤巍巍,触碰皮肤的时候还会发出美妙玥儿的交响乐曲,声色犬马的极致感官体验,莫过于此了。他喜欢看她欲仙欲死的模样,更喜欢看她头发遮住面庞,若隐若现的勾引,若即若离的眼神,他还喜欢她细腻光滑的肌肤,被他调教得敏感,娇艳,惹人垂涎。

    漫天的身体愈加敏感,她的身体需要巨大的冲击力量才能缓解那敏感,而他可以给她带来这样的冲击。她的身子飘扬的情海欲河,仿佛一叶扁舟,她实在找不到方向,而他就是那灯塔。她拼命地游啊游,飘啊飘,只是为了向着那灯塔前进。她的身子向着灯塔挺进,她的口中不停地呼喊,她抓紧了他的身子,指甲都要嵌进那皮肤深处,“老公,快一些,再快一些,对,就是那里。”她感觉到自己最敏感的嫩肉,被他一再地冲撞,顶弄,她真的受不了了,她在他不间断地攻伐下,又一次败下阵来。

    路星河看她身体迸射出来的白色液体站在自己的虬髯之上,小将军拔出的半截身子上面也全是她的体液。他告诉她,那是女人的阴精,那是女人高潮之后的余波荡漾。他笑着说,他们俩的身子最契合,每一次都能让女人的精华喷薄而出。

    漫天把头发撩到脑后,那满脸的高潮过后的余热,显得更加魅惑冻人。她颤抖着身子,在路星河的搀扶下,躺在床上。她的双腿被掰开,接近一百八十度,好像一个体操运动员一样的体位。

    他抱着其中一条腿,热烈的吻落在她雪白的腿上,那是他最喜欢的她的身体部位。他喜欢她的臀部顶着自己胯部的感觉,让他有种软绵绵的舒适感。他带她跨过星辰大海,翻过雪山草地,一直沿着欲河上溯,一直到最上游处那金玉花溪的源泉。在那最神秘的幽谷,他的欲望喷薄而出,“老婆,我来了,我来了。”他的小将军在这样的幽谷里仿佛失了魂儿,它感觉心旷神怡,浑身颤抖着,痉挛一般释放着。它的主人则抱紧了漫天的身子,差点弄疼她。

    漫天知道路星河内射在她的身子里,她感觉到他的身体阵阵炽热,她以他的小将军为轴心,转过身子,抱紧了匍匐在她面前的路星河,好像一个孩子一样。“老公,你真棒。”

    路星河微微笑着,“我不想出来了,就这样睡一会儿吧,晚上咱们去西山。”

    漫天也有些疲累,她笑着点头,“好。”

    他的头埋在她的胸间,口中衔着她的乳头,只是为了那里的馨香,也正是在这样的馨香里,他觉得特别安心。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