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2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石希慧进去的时候吴幼和正喝着酒,脚翘在书桌上,见她进来忙放下来。

    “要吗?”她晃了一下酒杯,“单麦芽威士忌。”

    “谢谢不了,威士忌我不行。”

    “那你平常喝什么?”

    “啤酒和红酒吧。”

    吴幼和起身从外套里拿出录音笔,递倒石希慧面前。

    “居然录了音!”石希慧有些惊喜。

    “你听了可能会失望,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不是七玄星从中作梗?”

    “嗯...只听内容的话是这样。”

    “不听内容的话呢?”

    吴幼和点了一根烟,也递给石希慧一支,石希慧接过来只是拿着。“那就要取决于你怎么看七玄星这个人了。”

    “什么意思?”

    “从四姐的角度看七玄星是个有名气的占卜师,专门处理我们家这种客户,嘴很严,知道这个阶层的人要什么。那么他那天和我讲的话没什么问题。”

    “但是?”

    “嗯,但是,我一丁点也不相信那个人。”吴幼和弹了一下烟灰,“他太滴水不漏了,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按我的意见呢,就是缺少人味儿。所以我觉得他接近四姐应该不止是找个大客户。”

    “你觉得他有别的目的?”

    “其实接近吴家的人多少都有目的,你是,小许也是。”石希慧尴尬了一下,吴幼和连忙说:“有目的没什么,我们家人也习惯了,通常也不是坏事,各取所需。”

    “你觉得七玄星接近孙太太是为什么?”

    “很简单啊,为了我爸。”

    “诶?和吴总有关?”

    吴幼和喝g了杯里的酒,拉出酒柜续了一些:“坦率地说,我们家里除了四姐都不好惹,如果我想做些什么,也会从四姐下手的。”

    “那这么说...孙仲新也是?”

    “嗯?”

    “我就是想起来问一下。”

    吴幼和笑了:“你是不是听小许说四姐和四姐夫是表面婚姻就误会了他们的关系。”

    “呃,不是他,是律师。”

    “啊,老谢。”

    “对。”

    “我问你,四姐不ai四姐夫,但是和他结婚,即便分居也不离婚,你觉得是为什么?”

    “呃,不是你们的家规吗,这样她才能分到遗产。”

    “如果并不存在这条家规呢?”

    石希慧愣住了。吴幼和问:“那你觉得会是因为什么?”

    石希慧不知道怎么回答。以她知道的信息,这桩婚事完全是功利x质的结合。

    “难道是吴总让孙太太嫁给孙先生?”

    “约等于是吧。”

    “那不是把自己nv儿往火坑推吗?孙仲新是个假身份啊。”石希慧有些上火。

    “以我对爸爸的了解,他应该早就知道。”

    石希慧惊得说不出话。

    “其实当年除了大姐,我们三个nv儿都被考虑过,大姐那时候已经结婚了。也很巧那时候法案刚通过,双a双o可以结婚。不过我和三姐脾气都b较拧,既不喜欢双a婚也不喜欢包办婚,只有四姐同意了,加上她是omega,这桩婚事看起来也合情合理一些。”

    石希慧感到事情和自己的预想有180度的差异。她一直以为孙仲新才是罪魁祸首,孙太太只是倒霉受牵连。

    “外界是不是一直有传,四姐在家里不受待见,所以把她嫁给一个穷小子?”

    石希慧点了一下头。

    “哈,爸爸可能就是想要这个效果。”

    “那...吴总为什么要让一个有假身份的人进入自己的家族?”

    “那就只能和他真正的身份有关了。这方面,我确实查不到什么。”

    “直接问吴总不行吗?”

    “爸爸不会说的。如果这是一件可以说的事情,他早就说了,现在也不会放着四姐在牢里受苦。”

    石希慧m0了好一会儿眉毛,慢悠悠地说:“那可能,吴总在保护孙仲新?”

    吴幼和耸耸肩:“不像爸爸会做的事啊,而且这人现在在哪儿呢。”

    “所以七玄星接近孙太太是为了探孙仲新的底?”

    “我倒不觉得是这样,四姐不是个有戒心的人,七玄星有心打听应该早就知道了,那直接对四姐夫下手不好吗,为什么等这么多年,杀的还是他的情人。”

    “你的意思是,他与这件事有关但不是主脑?”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七玄星如果有这么大本事,当年就不会连重山系都混不进去,他应该只是帮人做事。”

    石希慧若有所思。

    吴幼和冷不丁地说:“这点b你母亲差远了。”

    “啊,你认识我妈。”

    “不认识,知道这个人而已。你没继承你母亲的行事风格啊。”

    “是啊,我懒。”

    吴幼和哈哈大笑:“懒得掺合有名有利的事情却对我四姐的事情特别上心,你这种懒我喜欢。要不要来帮我做事?”

    “不了不了,我懒散惯了,再说万一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吴幼和看看她:“你?你不会的,我看人很准。”

    “那谢谢吴老板抬ai。”

    “我说你那根烟要拿到什么时候?”

    石希慧反应过来,有点窘,连忙点着:“想事情想得忘记了。”

    俩人对着专心吐烟,相对无话。吴幼和先掐了烟,摁在烟灰缸里。

    “对了,一点忠告,别和许郡治走太近。”

    石希慧一愣:“他不是吴总的心腹吗?”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小心别看上他拔不出来。”

    石希慧挠挠太yanx:“其实我是aa恋。”

    吴幼和小小吃惊了一下:“是吗?”

    “嗯,我生理x抗拒omega。”

    “还有这样的人啊。”

    “嗯,所以不用担心我。”

    “我不是担心你,我是见过太多alpha为了小许斗得你si我活,结果这个人呢,好像没他什么事一样。这个家伙,没有心的。”

    “他好像有也交往过一些人啊。”

    “交往?他说那是交往?好吧,反正在我看起来那只是n夜情而已。”

    石希慧摁灭烟蒂,同吴幼和聊了些闲话之后便离开了。晚上许郡治电话问了他们见面的情况,又约了周六吃饭。

    “你最近约我也约得太勤了吧。”

    “不想去吗?那家店超难预约的啊。”

    “你已经预约了?”

    “对啊。”

    “如果我不答应你呢?”

    “那我只好取消预约了。”

    “你自己去不行吗?”

    “你上次说没试过分子美食,我才想带你去试一下的,我自己去有什么意思。”

    “那好吧。几点?”

    “他们晚餐8点开始,你差不多8点到就行。”

    挂了电话石希慧搜了一下那家餐馆,评分4.9,人均800多,不便宜,也没她想得那么贵。但要命的是那家店晚餐有着装要求,石希慧一顿挠头。自从母亲过世她再也没出席过需要穿正装的场合,她翻翻衣柜,从顶上的箱子里找出十几岁时候的礼服换上,x那里勒到凸点,已经没法穿出去了。还有两天,去买件新的吧,高跟鞋也得买,毕竟她现在只穿平底鞋。

    周六7:55石希慧到达餐馆,许郡治正在门口等。

    “怎么不进去?”

    “在等你。”

    俩人一前一后进到餐厅入座,石希慧脱下黑se大衣,露出细肩带墨绿se连身裙,绸缎光泽,x前有几道弧形的褶皱,客人送的钻石项链小小一颗,正垂在领口上方闪耀。今天的妆容认真画过,眼线飞起,橄榄绿的眼影扫在眼尾,唇膏是梅子se丝绒质地。

    许郡治整个人被震到一般,把她打量了几个来回,低下头笑了。

    “怎么了?很老气吗?”

    “不会,很好看。”

    石希慧发现许郡治耳朵红了。

    “其实我穿成这样有点别扭。”

    “诶?你以前经常这么打扮的呀。”

    “哪有,十几岁的时候哪会穿成这样。”

    “不,我是说隆重程度。”

    “你也很隆重啊,今天这身西装不便宜吧?”

    “啊,这是工作需要买的,经常要陪总裁去一些酒会什么的。”

    石希慧看着眼前这个既英俊又美貌的男人装在一件jing致挺括的西装里,眼睛和驳领扣眼上的x针一同闪着璀璨的光,忽然想起吴幼和说他没有心。石希慧想,他有的是没有心的资本。</div>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