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文 > 三国有佳人

章节目录 梦断蓝桥乱局能在这乱世活着每一天,都很了不起。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王瑗没能拒绝那个nv孩渴盼而又真挚的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星汉。”

    星汉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卖入了郭氏,对自己的父母宗族已经没有任何记忆了,甚至连自己姓什么也不知道,在这里,她得到了一个名为星汉的名字,她不甚理解,听旁人说是天上的星星,于是每当她仰望星空的时候,总会想:“啊,这就是我呀。”

    她在郭氏勤勉做事,免不了责打摧残,但这也是她唯一的庇护之所,她不得不在挨完毒打继续笑着侍奉郭氏。直到一天,有贼人攻进了坞堡,她很顺从地服从对方安排的任何事,她安慰自己,不就是换个主子而已,无非是脾气好和脾气不好的区别,又听说贼人要卖了她们时,她也无任何波动,奴婢就如牲畜一般,被买来卖去,她已司空见惯,她只是祈求在被卖的途中可不要si在路上。那天夜晚,她被贼人匆匆叫了起来,众nv不知何事,怀着惊恐来到曾经主人宴请客人的华堂下,不远处高楼上有一个nv子命身边凶神恶煞的贼人释放她们,众nv喜不自胜,向其告谢后匆匆逃离,她也顺着人群向外跑去,心中没有任何方向,然后她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星星,那星星在夜空中闪烁,仿佛在指引着她。

    她回头了,藏在路边,期冀着那个nv子的出现,她不禁向星星祈祷,希望那个nv子平安无事。

    她真的看见了那位nv子,犹豫着,迟疑着,她向nv子迈出了第一步,她没有去想如果遭到拒绝会怎样。

    王瑗便和星汉一起回到了冲军驻地,长平。

    长平,位于左冯翊的泾水之北,在这里,有一g0ng廷高大楼台,名为长平观,用于观景,不过冲军的驻地则在流经长平的泾水岸头。

    这是王瑗第一次看见古人是如何安营扎寨,她不禁仔细观察着兵营。

    兵营分为前中后三军三个部分,在依山靠水平坦开阔的泾水岸头呈品字型列开,互为犄角。营外有壕g0u,壕g0u内有削尖的木桩,壕g0u外有拒马阵,拒马之前又有鹿角,鹿角外又有各种陷阱。整个兵营用栅栏围着,设置吊桥栅门和了望哨塔,内外皆有火照明,明暗哨探不绝,各类营帐设施错落有序,骑兵在两翼,步卒居中,营内规矩森严,不得随意喧哗走动。

    中军帐中,李冲刚随其父李敏看他抢来的马归来。李敏对这两百皮马赞不绝口,他光光只是听见用车仗围着的马厩里的马匹嘶鸣不已,便脱口而出:“果是好马。”

    李敏父子本是陇西李氏之后,与其祖上汉飞将军李广的血缘关系相隔十分遥远,不能和汝南袁氏的袁绍袁术兄弟相b,这个姓氏现在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实质x的益处,但他们依旧以其为荣。待他长成之时,羌胡作乱,朝廷派军平叛,遂应募从军,官至偏将军,在其主将亡后因其功劳卓着领其部众,后来见朝廷式微,便不听号令,在世人眼里,他已从官军转为乱臣贼子,与羌胡联合,甚至与董卓g结,助纣为nve,寇乱三辅。后来,董卓邀请他一起谋事,但人未至,董卓已经败亡,董卓自败,部众四分五裂,董卓两个旧部控制了局面。这两人起初对他十分相亲,邀请他移军关中,但后又互相攻击,不敌,败退凉州,然而又遇歉年,军人缺粮,遂上书求和在池yan就食,获得同意后,屯兵长平,李冲正是在此种局面外出攻打郭氏坞堡。

    “不够,还是不够。”李敏叹道。

    李冲明白郭氏积粮只是杯水车薪,便试探问道:“父亲不如上书一封请求借粮。”

    “冲儿,你还不知,由于他们内讧,天子害怕,已被曹c暗中接走了。”

    李冲怒道:“曹贼竟敢劫持天子!”

    起初,董卓见关东起义兵,深感不安,便焚烧洛yan,将天子刘协和朝廷百官迁移到西京长安,董卓那两个旧部掌控长安之后,自然将刘协玩弄于gu掌,后来两人不和,相攻数月,刘协侥幸脱离控制。当时,关东的袁绍和曹c都有迎接天子之意,而曹c抢先一步,率先夺得了天子,为大将军。是时,袁强而曹弱,袁绍还常常帮助曹c,袁绍听闻大将军事,见其忘恩负义,深以为耻,曹c便让大将军于袁绍,自己行车骑将军。现在,许都台阁草创,袁绍又派人协助重建朝纲,袁曹不和,始见端倪。

    “我们也许只得又回去了。”李敏道。

    李冲深以为然,现在兖州吕布败亡,孙策得归江东,刘表据荆州,辽东有公孙,关东形式骤变,关中二将内讧,三辅混乱,为图谋大事,退回凉州,是最稳妥的。

    “那孩儿立刻下去准备。”

    “慢,我听闻你带回一个nv子,这是怎么回事?”

    李冲听闻父亲提起,忙道:“孩儿忘记禀告父亲,我在见郭氏坞堡有一沦落为奴婢的世家nv郎高风亮节,才学不凡,有意聘为nv师,教导内闱。”他自然隐去其中许多细节不提,且自认为王瑗就是一个沦落凡尘的世家nv。

    “随你吧,退下吧。”

    李冲遂告退而去。

    王瑗正和星汉在自己营帐附近闲逛时,忽然后方传来nv子的长吁短叹声,王瑗一惊,军中怎会有nv子,寻找而去,只见有三四个nv子聚在一起,正在砍柴烧水,服饰简陋,一脸倦怠。

    王瑗上前询问,她们显然也是被惊着了,问:“你是何人?”

    王瑗自报门户,nv子露出歆羡之se,道:“nv郎真是好命呀。”

    王瑗不解,那些nv子便道她们是李军从其他关中军阀处抢来的,营妓。

    听闻这二字,王瑗有一阵晕眩,星汉忙扶助她,她才没跌落在地上。

    她们本是关中民nv,董卓入寇之后,关中便渐渐乱了起来,她们也不知被哪路兵马夺走,背井离乡,成了那些士兵一路的玩物,同行之人大多si了,只剩下她们几个了,后来又被李军抢走,现在还如往前一般,给那些士兵烧水,伺候他们。

    “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可能家也没了。”那些nv子提及这些悲伤的话语,却无一丝悲伤之意。

    这时那些nv子又对王瑗说道:“你有见识,给我们说说这外面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

    王瑗忍住泪意,便笑着对她们说她来到这个世界后她所了解的局势。

    这些nv子叹道:“还要等呀,什么时候才能解脱呢?”

    “没关系,我们总能看到那一天。”王瑗很想激起她们活下去的勇气,可是连她自己也不知这一天究竟什么时候到来,倒是星汉笑道:“能在这乱世活着每一天,都很了不起。</div>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