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9.比赛初日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

    天字比武道场。

    宗门团队比赛的道场和看台都要更加高级一些,尤其是看台施加了特殊阵法,能让裁判观众更清楚地看到修士的一举一动。同时也隔绝法术对外的波及。

    今日是归一宗出战的第一场,对战的是回春亭。

    周珉特意打扮了一下,换上了绣有宗门云纹的白色道袍,英姿勃发。一上场就引起不少女修低声尖叫。

    对面回春亭的修士看着很普通,并不惹眼。但是被派上第一战的也绝非等闲之辈,据说是回春亭某个长老的真传弟子。他知道周珉不仅是剑道高手,还是着名的青年炼丹师,发自内心敬佩的行了一礼。周珉还礼之后思虑着回春亭近日无人结丹,这修士貌似年轻,最少也有十几载丹龄了,不可掉以轻心。

    想到这里,他一撩衣袍,伸手道,“请赐教。”

    另一边,个人比武场玄字叁号,陈晚秋正一手拿着一件男修士的外袍,另只手拎着水壶,里面装着她从乔渝那坑蒙拐骗来的灵酿,在台下焦急地望着台上一名玄衣修士的身影。

    林停云还是练气期,对面这人几乎已经是接近筑基高阶了。陈晚秋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他怎么能打得过。这些太过于细枝末节原书没有详细描写,陈晚秋甚至怀疑是因为自己的参赛影响了抽签结果,让林停云直接撞上了死亡组。

    没有出十招林停云就表现出体力不支的迹象了。

    对面修士招招刁钻古怪,陈晚秋看得担心不已。

    她边上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林停雨,还天真又紧张地望着她,“姐姐,哥哥不会输的吧?”

    她爱怜地抚了抚他的小脑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字比武场的比赛打得极其激烈,两人难舍难分。周珉长剑上下翻飞,回春亭修士也不甘示弱。他长发随着剑气在空中浮动,剑眉星目,面色如玉,不知道又捕获了多少看台上的女修的芳心。

    乔渝嘟着嘴在最前排小声埋怨着陈晚秋。说是好姐妹,几天见不到人影就算了,也不陪她一起来看比赛。这可是归一宗出场的第一战,大师兄估计结束前也会来。

    果不其然,过了一小会,容珩和叶昭雪联袂出现,又在台下引起一阵骚动。

    叶昭雪小声和容珩解释着回春亭修士的来历,容珩略微凝重地不时点头。看得乔渝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站在边上的应该是她的小姐妹陈晚秋才是。两人看向乔渝,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又过了半柱香。

    周珉察觉到自己灵气渐渐不支,在露出怯相之前,必须要寻得机会反攻。

    电光火石间,他假意因为灵气不足而露出破绽,对面回春亭修士却是异常谨慎,周珉连续卖了叁个破绽,他只是不接。周珉计算着灵气,思忖着要不要奋起一搏的时候,那修士可能觉得他确实没有灵气了,抓住他假意卖出的漏洞,发起了最凌厉的攻势。

    周珉心下一喜,按照计划躲开,反手就是一刺,正抵在回春亭修士眉间。回春亭到底是以炼丹见长,这名修士虽然已经是金丹,但是战斗经验并不充足,所以被周珉算计得逞。

    他苦笑了一声,“我输了。”

    尽管这是他一早就预料到的,但是他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觉得有些丢人。

    周珉行云流水一般地收了剑,真诚道,“是晚辈取巧了。”也是顾全了他的面子。

    台下不少女修都靠近比武擂台,想接机和周珉搭话,周珉只是不理,走向归一宗的区域。乔渝先迎上来恭喜他旗开得胜,又递上灵酿,周珉一愣,还是拿在了手里。然后向远处的容珩走去。

    “幸不辱命。”

    “师弟辛苦了。”

    “周师弟果然厉害,不仅丹道一绝,剑道也是各中高手。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哪里哪里,还是回春亭长辈让我了。”

    周珉看着容珩身边站得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有一丝庆幸又有一丝难过。

    就算不为了他,归一宗第一场比赛,她身为大师姐,都不来的吗。

    容珩看出了他的意思,也是微微颔首,“这确实回去要说说师妹。”

    叁人又是一阵寒暄,远处的一棵树下,楚怜望着周珉的身影,搅弄着手指。她也为他高兴,可是她有什么资格站在他面前道贺呢。

    *

    林停云几乎被打得遍体鳞伤了。不同于上次,这些伤大多是内伤,甚至有的直接打在他神识上。不及时治疗,恐怕伤其根本。

    对擂的散修下狠手是一方面,主要原因是这两人实在是等级差距太大了。练气期哪怕是圆满,也不能算正式踏入仙途。

    陈晚秋握着水壶的手,骨节都白了。真怕他出什么叁长两短——这大概率就是她的过错,如果她不一时起意,林停云也不会受此劫难。

    陈晚秋心里百转千回,他若是输了,她就帮他寻得凡百草就是了。这凡百草似乎是前五名都有的奖励,再不行她去收购一个也是可以的。

    正在想着,那修士似乎是有些不耐烦,用尽所有力气,发起了最后一击。已经毫无灵气的林停云下意识地用右臂格挡,却听到一声金石碰撞的声音,直接把那个修士弹到了结界上,确是出界了。

    有见多识广的修士认出来林停云手上似乎带了个玉镯。陈晚秋也想起来这是他母亲在他出生时就用密法给他绑上的本命法器,能在威胁生命时抵挡一击,一共似乎可以触发叁次。

    法器阵法符篆这些在比赛中都是禁止的,本命法器除外。怕得就是有的修士家大业大,使劲砸一次性的破坏比赛平衡。

    但是林停云这种情况,裁判上前检查,发现确实不是他主动触发,而且和他灵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是一个低阶修士能够主动拥有的。

    按照惯例,裁判只能判这次攻击无效。可那散修似乎是最后一击用尽了全力还被反弹回来,已经是强弩之末。吐血不止,最后晕了过去。

    裁判上前检查,又等了一会,最终判定林停云获胜。

    听到这个话音,陈晚秋才长舒了一口气,牵着林停雨快步到台前扶住面色苍白如纸的林停云——他也几乎站不住了。陈晚秋赶紧给他灌了两口灵酿,搀着他去树下坐着。

    陈晚秋现在细看,更觉得他伤得厉害,需要赶紧救治。林停云低声让陈晚秋从他储物袋里取了几颗丹药服下,面色才好了一些。陈晚秋又把他的外衣披上,犹豫再叁道,

    “你不如去我那里,我认识一个医修,或许能帮到你。”

    那散修估计也没有杀他的心思,只是他真的被伤得狠了,才会触发保命法器。

    林停云张口欲言,却见他手肘搭着的小人,定定看着他,容颜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嗯…我是偷跑来参加比赛的,所以改了容貌,停云你不要介意。”

    林停云大脑混沌一片,只觉得这张脸似乎有些面熟,想了一下,最终还是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陈晚秋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拖进了她的厢房,正准备发传音符请叶昭雪。却见他幽幽转醒。

    “晚晚…”他似乎在用尽全部力气,无比真诚道,“多谢你了。”

    陈晚秋不好说他被打成这样都是因为她心血来潮体验人生,赶紧摆手,“不碍事不碍事。”

    她留了音之后轻轻一拍,那黄色纸符又归为白色。

    林停云坐在床上,陈晚秋轻轻地解开他的里衣,“传音过去了,现在先帮你处理一下。”

    没等他回答,陈晚秋就见到了一大片血肉模糊,这男人竟能忍着一声不坑。

    陈晚秋掏出储物袋里周珉在她外出历练前放的丹药,打开瓶盖轻轻往上擦。

    比赛完的周珉往回走依然想不通小师姐为何不来看他比赛,他确实没叮嘱她。可她就这么忘了吗?两脚不受控制地举步到了她的门前,正欲敲门。却听见一个男声,

    “嘶——”

    以及他再熟悉不过的小师姐万分温柔体贴的声音,

    “疼吗?下手重了你跟我说…”

    “嘭”的一声,周珉不自觉地把手握在剑柄上,推门进去。

    就看见昨日还在他床上娇吟的小人,现在在给一个后背半裸的男子擦药,那男子的衣物都褪到了腰际,露出大块的腹肌。

    “哼。”

    【回归的鸡算了算还欠叁章,下周内补上吧。努力日更。本章2800+,大家食用愉快!记得猪猪收藏哦~】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