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〇四八居心不良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玉婵自认准备充足,临阵以待。

    可阿九竟又接连几日不见人影。

    玉婵猜他是清楚自己要发脾气,临阵脱逃了,即便一开始就没约好过。

    “哼,学聪明了。”玉婵被撂得快没了脾气,清早起来就碎碎念着。

    如意立在她身后,挽着她的发:“娘子,又说胡话呢?”

    “……”气,还一天天的要被自己丫鬟噎。

    “您若是想见小郎君,该先前就与他定好日子,也不用如今这样巴巴盼着。”如意见她面色不好,雪上加霜道。

    玉婵不服气得拍了一下妆奁,拍得台子上零碎的饰物叮铃作响,她晨练颇有成效,身形纤瘦与否还未可知,体力倒是好了不少,气力也日益见长。

    “……我才没有盼着!”玉婵透过面前的铜镜瞪视如意,怕她不信似的,又重复一遍,“我才没有。”

    “是是,”如意很是清楚如何应对自家娘子的小脾气,认真搭理她的发,梳了个垂鬟分肖髻,看着温婉,中和了玉婵此刻的怒气,“那就不管小郎君死活了。”

    “……”玉婵张了张唇,终是没发声,若是说自己在意他的踪迹,岂不是又自打脸了?

    便生硬地转了话头:“我待会儿想喝豆浆……”

    如意弯了弯唇:“是。”

    *

    玉婵的五禽戏如今也算是练得有模有样了,便将之前买的散鞭拿出,捏着鞭子立在庭院中。

    额上出了些汗,她便站到树荫之下,拿着鞭子对着虚空挥舞,可打不到东西实在没什么手感,况且看起来好像有点傻里傻气的。

    她转身,面对树,估计着力道,对那树干挥出一鞭子:“哼,臭阿九……”

    不想这树竟然像有回应似的,噗簌簌落下几片叶子。

    玉婵骇了一跳:“我也没用多大力气呀……”转而心下一喜,自己该不会是练成绝世高手了?

    毕竟也不是谁都能轻轻挥一鞭子就将一棵老树打成内伤的,树干现下看起来还完好无损呢。

    可几片树叶飘落后,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其间还夹杂着被撕碎的叶片……

    玉婵不堪其扰,遂抬头,就见自己将将才骂过的人蹲在枝丫上撕树叶,撕完一片就摊开手,让树叶尽数落到她身上。

    阿九的身形半掩在梧桐叶见,若不是她抬头,也怕是发现不了。

    “……”撕叶子还挺耐心呢。

    玉婵深吸一口气,将握着鞭子的手背到身后,看着他道:“阿九,好久不见呀?”

    阿九顿住,默默撒了手,那撕到一半的叶子便打着旋落到玉婵脸上。

    “……”

    “……你给我下来!”

    阿九使坏被捉了现行,认错态度十分端正,露出一副十足懊丧的可怜样子,弓着身子跟在玉婵身后。

    玉婵要换衣裳,才跨入卧房,转身指着想跟进来的少年,眯了眯眼道:“去书房等我。”

    他抬头,十分可惜地看了她一眼,得到她的瞪视,又默默点了下脑袋,转身去往隔间的厢房。

    玉婵换了常服,将鞭子绕紧收在袖中,才不紧不慢地去了小书房,一进门,就见人板板正正坐在椅子上,

    一副十足乖巧的模样。

    她正想夸他一句,不想转眼又看到一旁的高几上摆了盘点心。

    “这盘点心是如意端来的?”玉婵明知故问。

    阿九见她脸色越发不好,犹豫了下,还是诚实地点点头。

    玉婵痛心疾首,如意这个叛徒,说好的亲如姐妹呢,怎么就一点也不懂她的心意?

    现在是吃点心的时候吗?

    她正想叫人将点心端下去,不想肚子正巧发出了声:“咕——”

    “嗯,正好我也饿了。”玉婵点点头,说服自己,伸手捏了一块椰汁红豆糕。

    阿九眼睁睁看着她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一口口将那块糕点吞食干净,他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下喉咙。

    玉婵一早就注意他的反应,见状弯了弯唇,冷笑道:“你觉得你现在能吃吗?”

    阿九抿了抿唇,等候发落。

    玉婵想着要循序渐进,便佯作正经:“我要检查你之前学的字,若是写得好就给你吃点心,写得不好就要受罚了……”

    他顿时有些坐立不安,要起身牵她袖衫,却被她一把拍开:“快些,我给你研墨。”

    玉婵生怕他发现自己袖子里的那根散鞭,忙躲开他站到对面,小心翼翼的捏着袖子给他研墨。

    阿九鼓了鼓面颊,可瞧她殷勤备至,又自觉深受重视,只能提笔。

    玉婵一心想着要复仇,没什么心思认真瞧他写字,见他写了几个字,虽说不上多遒劲却也端正,便开口敷衍:“不错。”

    阿九得了夸奖,莫名有种能成大家的气势,又要再写,玉婵连忙打断他:“好啦,你可以吃点心了……”

    他看她一眼,拧着眉:“不……”

    “不什么不……”她去拉他,可他看着人小,却稳坐如磐石,一动不动。

    玉婵无法,只得换个策略,她倚着他站着,双手搭到他的肩上,隔着外衫向下摩挲他的胸口,脊背。

    “好阿九……”她俯身,就见他耳朵微动,对着他耳畔悄声启唇,“要不要我喂你吃点心呀?”

    他果然心动,喉咙咽了咽,放了笔就要搂她。

    玉婵忙退开,移步到高几处,端起盛满点心的盘子,朝他勾了勾手。

    他站起来,走到她身旁,她牵着他的手,将他一路带到里间的榻上。

    阿九现下表现地十足乖顺,玉婵暗爽,想到要报复这样的乖狗狗,有些于心不忍,可转念又想,他之前把她欺负得那么惨,又随心所欲的,让她欺负回来又如何?

    阿九坐在榻边,眼巴巴地看着玉婵捏了块糕点送到自己唇边,张口正要吃,偏她又移开,立马拿眼睛瞪着她,催她快喂。

    玉婵拍拍他脑袋,笑眯眯道:“那我喂了你点心,是不是得听我的?”

    阿九想不通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乖啊。”她这下倒是十分好说话,将点心喂进他口中。

    阿九吃完一块,张唇再要,玉婵面上和善,又拿了块点心,不待她喂,他一把搂上她的腰,她一个趔趄,就被他带到了榻边,她忙岔开腿,面对着他坐他腿上。

    离得近了,  他才咬上她手里那块糕点。

    见他吃得专心,玉婵趁机开口:“阿九,玩家家酒吗?”

    阿九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玉婵的左手喂着他点心,右手摸到他腰间,解开了他的腰带。他还是一副全然不知的模样。

    待他吃完,玉婵拍了拍手:“来,把双手并拢。”

    他乖乖照做,玉婵连忙用他的裤腰带将他手腕捆住。

    阿九见状,歪了歪脑袋看她。

    她心中有个小人在叫嚣:“哈哈哈,臭阿九,你也有今天!”

    面上却笑容温婉,搭配她今日的垂鬟分肖髻十分合宜:“今天玩家家酒,恶霸调戏小媳妇——”

    ——————

    这次的目标,把阿九弄哭!

    在“先生惩罚坏学生”和“恶霸调戏小媳妇”里我选了后者。。。毕竟是沙雕哈哈哈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