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棋逢对手

章节目录 042摊牌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许总,我刚才借机去楼上看过,董助在他办公室的。”

    “行,谢谢啊,那你继续忙吧。”接完姜敏电话,看着电脑上的考勤记录,许清如很快又陷入沉思。

    系统显示董珣今早按时去公司打卡,做早饭的陈姐说他是和邵博韬一起用的早餐,又一起出的门,当时他手上没拿任何东西。他还跟邵博韬说昨夜夫妻俩睡得太晚,许清如起不来床,今天不去上班了。

    他是在帮她做掩饰。

    因为他也不敢让邵博韬知道床单的事,一旦她被拆穿,肯定会抖出他的秘密,让他同归于尽。

    既然他一直待在公司,不敢惹邵博韬怀疑,那亲子鉴定肯定是让别人去做的,也就是那个一直与他合谋的人。

    要不要把那个人揪出来?

    想了想,许清如又笑着摇摇头。其实到目前为止,局势一直都对她更有利。

    董珣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她是假的,而他已经露出很多破绽,也暴露了死穴。正因为清楚这些,他才会那么着急地想要赌一把,若鉴定结果与他猜测的不一样,他只能满盘皆输。

    现在她能预知的,就是亲子鉴定会如他的意,可那样又如何?他敢把这个结果放到邵博韬面前吗?

    斗来斗去,到最后还是只能落得个平局的下场,早知今日,当初何必花费那么多心思?

    长长地吁口气,许清如倒也没多懊恼,毕竟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从她昨晚选择救明空开始,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握着手机在桌上敲了几下,她直接给董珣发消息:中午回来吃饭?亲手为你准备大餐。

    董珣一直没回,但十二点多的时候,坐在四楼露台吹风的许清如看到他的车驶了进来。一上午的时间,足够亲子鉴定出结果了。

    “所谓的大餐,就是这个?”瞥了眼客厅桌上的保温箱,董珣嗤笑一声,“董太太亲手准备的?”

    “我只说亲手准备,没说亲手做,动动手指点个餐也是准备。”指尖挑开保温箱的盖子,许清如缓缓凑近他,“我亲手做的东西,只有我老公有资格吃。”

    董珣笑:“你确定你有资格做?”

    “没有资格又如何?我已经做了。”无所谓地耸耸肩,许清如将早已醒好的红酒递给他,“喝一杯?”

    董珣垂眸看了一眼:“加了什么?”

    许清如不答,只笑意盈盈地瞧着他:“你敢喝吗?”

    接过杯子晃了晃,董珣仰起头一饮而尽。

    许清如得意地笑:“加了叁颗安眠药,够你睡上两天了,昨晚强撑着一夜没睡,很难过吧?”

    董珣一脸遗憾:“你应该多加点,让我永远睡下去,这样,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你的秘密了。”

    “那你就没想过让我永远睡下去?这样,也不会再有人知道你的秘密了。”

    “想过。”董珣认真看着她,“没机会下手。”

    “现在还有机会。”许清如把手机往他面前一放,“比起你手上的铁证,我掌握的东西好像没那么无坚不摧,要不赌一把?”

    看了眼手机,董珣重新把目光落到她脸上:“你要什么?”

    “我要什么你会不清楚?”

    董珣点点头:“车,房,我都没兴趣,全部归你,现在我手上有沁源5%的股份,你有2%,邵博韬手上还有51%,合起来,一人一半。”

    “听起来是不错,可惜……”许清如啧啧出声,“你有法定身份,我有什么?你随时可以把老狐狸弄死,他的遗产全是你的,而我,连领那个结婚证的钱都拿不回来。”

    “那你想怎样?”

    “很简单,给我一份自书遗嘱,你死后遗产全都归我。”

    董珣笑出声:“那我能活几天?”

    许清如笑吟吟地看着他:“看你表现喽。”

    董珣掏出手机把鉴定报告放她面前:“我现在就可以发给他,看看是你死得快,还是我死得快。”

    “反正都是要死的,我可以在黄泉路上等你。”

    董珣笑笑,把照片往后划,那是他已经写好的遗嘱,上面清楚地表明,他死后所有遗产归法定妻子许清如。

    “不错。”许清如满意地点头,“好歹夫妻一场,总算感觉到咱俩之间的默契了。”

    就凭她和董珣现在在公司的地位,如果邵博韬死了,别说他的股权,夫妻俩只怕连职位都保不住。

    所以,暂时不用担心他会对邵博韬下手,只要夫妻俩一致对外,完全可以让邵博韬把财产平分。

    至于董珣的遗嘱,那是为最差的结果准备的,若真到那一步,就看他们谁先把对方弄死了。

    “老公,你可要小心了。”许清如朝他甜甜地笑笑,“谋杀亲夫我最在行。”

    董珣也笑:“拭目以待。”

    许清如一下跨坐到他腿上,就像当初第一次调戏他那样,抬手就往他身上摸,可这次她摸的是他胸膛,而他也不再制止。

    他胸前的纹身很大,几乎把整个胸膛都遮住了,也纹的很成功,完全摸不到什么,但圆形的曼陀罗图案下,有一条竖着的、可以明显感受到突起的、很长的疤痕。

    从疤痕的顶端一点点摸到末端,指尖停留在他腹部上方,许清如问:“这就是你必须瞒着邵博韬的理由?”

    如果只是普通的疤,他或许可以做场戏,告诉邵博韬这是他被砍伤的,毕竟他从小就爱惹事爱打架。

    可这条疤的位置太正了,就从他胸膛中央直直蔓延下来,只能是手术留下的,而真正的董珣从未做过手术。

    “开胸手术?”许清如就这样穿着睡袍跨坐在他腿上,指尖顺着那条疤痕往上抚回去,“祛过疤,没祛掉?”

    “心脏手术,大动脉转位。”董珣淡淡地看着她,“祛过好几次,不然你摸起来不会是这种效果。”

    “但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许清如把他的衬衫往中间拉了拉,再隔着衬衫摸上去,几乎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所以他随时都穿着上衣,除了做爱的时候,的确不可能被人发现。

    “让你结婚,还真是在你床上安个炸弹。”顿了顿,许清如又摇头,“要不是因为结婚,你还没机会当这个冒牌货。董珣在哪?”

    “怎么?还惦记着你的亲老公?”他一脸讥讽,“冒牌货也会有真感情?还是戏演久了,变真的了?”

    “这话应该我问你呀。”许清如无辜地看着他,“你的狐狸尾巴可是为了救我才露出来的,这么快就假戏真做了,我是不是该为自己的魅力骄傲?”

    “魅力?”他笑得更加讽刺,“你全身上下,有哪一样东西是真的?”

    “彼此彼此。”许清如挑起他的下巴左右端详几遍,“真像啊,难怪连老狐狸都没认出来。你是他弟弟,还是哥哥?”

    “你说呢,嫂子?”他同样仔细瞧着她的脸,目光从酒窝落到眼角的痣,“假的?腰上应该是个胎记,也是假的。”

    “没错。”许清如点头,“跟你屁股上那颗一样,说不定咱俩找的还是同一个师傅,要不……对对答案?”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