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棋逢对手

章节目录 043身世(上)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保温箱被打开后,里面的菜一直冒着热气,香味逐渐在客厅蔓延。

    许清如依旧坐在董珣腿上,只循着香气回头看了一眼:“董珣最爱的油爆蓝龙虾,吃吗?”

    看着他嫌弃的样子,许清如就知道从前吃这道菜时他有多勉强了,偏偏每次当着邵博韬的面还表现得特别喜欢。

    “当演员不容易啊,尤其是你这种对人设有高度要求的。”许清如朝他竖了竖拇指,啧啧称奇。

    “你更不容易,一演就演了二十几年,连对男人痴心不悔的戏份都能演那么多年,论业务水平,还是你更胜一筹。”董珣定定看着她,“或者,不是在演戏。”

    许清如笑出声:“这个问题,你试探了那么久,还是没答案吗?”

    “我已经不需要答案了。”

    “是吗?”许清如笑得玩味,“你不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欢董珣?怎么我感觉你特别想知道呢?”

    “你这样的人会真心喜欢谁吗?”他嗤笑,“什么都可以算计,什么都可以利用。”

    “这可说不准,我喜欢董珣和我当这个冒牌货又不冲突,如果我真的喜欢他,那你就要当心了,说不准哪天半夜我就偷偷把你干掉,把他换回来呢?”

    董珣低笑一声,突然道:“他死了。”

    许清如并不吃惊,这种事只有死亡才能永除后患,“你杀的?”

    “我要说是我杀的,你信吗?”

    “信,怎么不信?”许清如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也杀过人。”

    董珣的目光从她脸上渐渐落到背后冰冷的墙壁:“他是吸毒猝死的。”

    “就是他逃婚去欧洲那次?所以,张秋实把一切都瞒了下来,让你冒充他回国。不过我很好奇,你和张秋实又是什么关系?”

    他笑着看她:“你不是很聪明?那你自己猜啊。”

    “答案就坐在我面前了,用得着猜吗?有一点,不用猜我也可以肯定。”许清如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嫉妒董珣,嫉妒他可以被董家收养,可以当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甚至,嫉妒我喜欢他。”

    所以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问“你究竟看上他哪里了”,她表现出对董珣的关心时他愤怒,她骂董珣垃圾时他更愤怒。

    他一边冒充董珣享受她的关心和爱意,享受和她上床的快感,一边又不停地嫉妒、愤恨;他不断试探她对董珣的感情,不断说服自己那就是假的,他宁愿相信她就是个拜金女,也不愿相信她能把一颗真心交给董珣那样的人。

    “嫉妒了又如何?”他的神色渐渐冷下去,“这一切,本就是我应得的。”

    许清如笑了笑:“当年邵博韬和董安琳没收养你,是因为你有心脏病?”

    “收养?”他忽地笑了出来,“我就是他们制造出来的,何谈收养?”

    许清如愣住,“制造”这个词,好像怎么也不该用在一个人身上,用在一条生命上。

    “什么意思?”

    董珣笑得云淡风轻:“字面意思,挑一颗精子,挑一颗卵子,再挑一个子宫,放进去,生下来,制造完成。”

    “你是说……代孕?”许清如一阵错愕,“那个年代……”

    她知道那个年代已经有代孕技术,却没料到邵博韬和董安琳早在二十五年前就会做这样的事。

    “董安琳……究竟是不是你亲生母亲?”

    她只能肯定董珣不是邵博韬亲生的,董安琳又不能生育,所以她之前一直以为邵博韬说的“收养”是指一个和他们夫妻俩都没血缘关系的孩子。

    但如果他们当时选了代孕,或许的确能保留那层血缘关系。可既然能代孕董安琳的亲生儿子,那为什么不用邵博韬的精子?是因为董家一直瞧不起邵博韬?

    “她不仅不能生育,还天生无卵,你觉得她会是我母亲?”

    “那为什么还要代孕?”许清如这下是真的觉得理解无能了,用不了他们自己的精子和卵子,那做这件事还有何意义?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不是一样的效果?

    “是啊,为什么。”董珣一脸讥讽,“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

    看着空荡荡的地板,他笑了笑:“大概就因为我们是普通人,无法理解人家有钱人的想法吧。张秋实告诉我,他们一开始的确想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但挑了好久都没找到满意的,刚好那时代孕技术在美国盛行,与其去挑,不如自己制造。”

    “所以,他们找了最满意的精子和卵子,找了孕母,把你和董珣生下,但因为你有心脏病,又抛弃了你。”

    “不只心脏病,我生下来的时候,还有血管瘤。”他笑着在自己身上比划,“就是那种特别丑,可能他们觉得……特别恶心的东西。”

    说完他又笑了一下:“同一胎生出来的,董珣就比我早几分钟,他什么问题都没有,我又丑,又有心脏病,医生说血管瘤不严重,就算不动手术也有很大可能会自己消退,但心脏的问题很严重,不尽快动手术,必死无疑。”

    许清如的视线重新落到他胸前,指尖从尚未扣好的衬衫里钻进去,轻抚着那条疤:“他们没给你动手术,是张秋实救了你?”

    董珣缓缓扣住她手腕:“从知道我有问题开始,他们就决定不要我了,是那个孕母苦苦哀求,他们才把我带走的。不是可怜她,也不是因为我,他们只是觉得,这世上不该有一个和他们的宝贝儿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反正孩子他们要一个就够了,就算动了手术,以后未必不会出问题,干脆让张秋实挖个坑把人埋了,一了百了。”

    许清如突然觉得好笑。

    昨晚她还讽刺梁思源,问他们私底下把人弄死后是不是直接挖个坑埋了,原来,还真就只是挖个坑这么简单,哪怕那个人是他们的孩子。

    不过仔细想想,这又算哪门子的孩子?和他们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他们也没体验过十月怀胎的辛苦,没经历过生育的风险,对他们来说,代孕个孩子可能就和工厂里生产药品一样,不合格的直接销毁。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