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2、他如此野性暴虐之余的温柔总是让她无法拒绝,只能沉沦(三更)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自发的战斗没有牌子可以拔,清理战场主要是为了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确认没了危险,沉铎走到虞卿栖身的那颗树下。

    “下来,我接着你。”

    虞卿腿脚都是软的,听他这么说,放松了手臂支撑的力气直接就从树上跳下来。

    其实说跌下来更合适,树下早已等候的怀抱牢牢把她接住,冒了胡茬的下巴扎她的侧脸,试图把有些木然的小人儿扎醒。

    之前是晚上,这次是青天白日,她如此近距离地观看他们作战,还看的这么清楚。看着那些让人血脉偾张的画面,她甚至能想象出皮肉撕裂和筋脉破碎的声音。

    双腿凌空,神游之时突然被男人横抱起,他刚刚结束一场战役,胸口还在剧烈起伏。

    熟悉的男性气息赫然将她包裹,稳健身体是她安全感的源头,也是她茫然漂泊时的浮木,她抓着,便是抓住整个宇宙最安稳的归宿,除了他的心跳和呼吸就再听不到别的。

    他边喘边笑起来,往前走的时候还凑上去非要她亲一口。

    男人身上出了不少汗,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体温的滚烫。她也顾不上旁边有人,他如此野性暴虐之余的温柔总是让她无法拒绝,只能沉沦。仰起头亲到他一侧脸颊上,再抿抿唇,嘴里就多了些汗液的咸味。

    小巧舌尖露头又溜走,“回去吧。”

    “嗯,回去,犒劳我。”

    虞卿不与他不合时宜的放荡计较,这是单属于他们俩的情调。

    他宛如寒潭一般深邃的眼眸里藏着什么情绪只有她知道,就好像这些年从不曾分开过,这种默契和亲密也让到如今所有的发展都顺理成章。

    拿起枪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毒狼,放下枪便是会委屈会无措会采花哄她的大男孩,有血有肉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想大言不惭。

    她见过那些冻死或者饿死的人,出于自私的心,她甚至感谢他做了能让他活下来的选择,现在这样最好,等他离开这片土地,就更好。

    她乖巧地躺在他怀里,心跳有多快想得也就多远,眼神阴晴变换,直到男人晃晃她的身子把她安放在地上,打开瓶水抵到她芍色唇边,她喝了口才回神。

    已经回到藏车的地方。

    虞卿秀丽峨眉微蹙,欲语还休。

    想了想,到最后还是稳定心神,整理好语言,手坚定地伸进车窗里按住唐尼面前的方向盘。唐尼被突然出现的手弄得一愣,扭头面露不解地看着她,也看着她身后的男人。

    问,“不走?”

    她摇摇头,其实并没有什么确凿理由,可是还是想说:“他们为什么要来追我们,为什么,直着冲着这里来。”

    战斗之后的几人还处在嗜血兴奋的边缘,这种兴奋能让他们注意力只在搏杀,增加胜率,却也能漏掉小细节。

    四周很静,只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这句话轻飘飘的,却清楚钻进每人耳朵,似是鸣笛一般陡然惊醒几人。

    静下心细想,卫星电话始终带在身上,没有任何其他小队受到攻击的消息,也就是说,遭遇截杀的只有他们。

    战胜的喜悦笑容慢慢消失在众人脸上,一股紧张情绪悄悄散开。他们不怕这种突来的战斗,但怕贼惦记,只要被人盯上了,就不会再有消停日子,这才是烦心的重点。

    男人“噌”一下点燃打火机,火苗窜出小一寸,叼着根烟斜眯着眼送上去,赤红火星在骨节分明的指头缝里忽明忽暗。

    片刻后开口,凌厉眸子直射远方。

    “我们去找找他们的车。”

    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唐尼变得格外谨慎,他在第一下没杀死那人,就已经自觉给别人拖了后腿。现在急于立功,一双眼睛睁的浑圆,绕着山体仔细巡视。

    “那!就他妈在那!”

    右前方一大片灌木丛中有个不自然的洞,细小树枝明显都是新折断的,这几座山上没有熊和大型动物,能造成这种大面积伤害的只能是那些穿着“熊爪”衣服的人。

    唐尼兴冲冲地将油门踩到底,坚硬车头朝着那个大洞开进去,又压断不少树枝,后面的车紧跟着也进来。

    这真是一处天然的停车场,被枝条密集的灌木紧密环绕,上面还有树叶伞盖住头顶,如果不是刚才那个缺口,转多少圈都不会发现这里。

    沉铎跳下车,军靴在地上落下沉重步伐,刻不容缓,径直走向熊爪旗子最宽大的那辆吉普。

    他看了一眼,俊颜蓦地黯沉,大掌快速拽开迷彩车门,使劲往后一拍。

    “当——”

    铁器撞击声刺耳,虞卿蹙了蹙眉,看着他从里面拿出一张被脏手捏的有点脏的纸。

    沉铎相信虞卿的话不单纯因为她是她,还以为她思维缜密。而现在手里这张地图证明了女人的猜想,上面画着红叉的地方赫然就是他们昨夜栖身的小屋。

    铁水果然是容城的地头蛇,连那么一小片破败的小镇集地图上都有囊括,还清楚标记着镇上障碍物的位置。

    从图的精密程度来看,这些人本来是想打一场巷战,但因为他们走的早,制定的计划不的不更改,才导致于吃了大亏。

    动动军靴,拍起点尘土盖住上面的血,他把地图传给每个人,看完之后面上皆是冷峻凝然。

    虞卿没注意到他们看着自己的眼神,注意力完全都在几辆车上,兀自围着它们转圈。

    “这......”

    本来就盯着她的几个人看到她娇颜变色,马上围到她身边。

    她削葱指绷直,两个长指甲贴在一起,小心从玻璃和车壁的夹缝夹出一个东西。

    众人狐疑地看着她夹出一个烟头,上挑的眼尾越眯越深。

    开口询问之前,她忽然扭头看过去,目光扫过众人脸上,将指尖的金色烟蒂放到面前,盯着它一字一句说:“这烟只有在金城才有得买,我爸爸抽过,很贵,周祁年只抽这种烟。”

    ————分割线————

    除了白天的两更之外,偶尔半夜十一点或者十二点会掉落加更的......

    之前有一些存稿来着,但是持续到上周末已经用完=  =,

    马上要开始忙了,不想断更,断更的话思路就没了。

    请投个珠珠支持下作者,或者留个言,只要不单机就行,么么哒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