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君非良人

章节目录 番外:前尘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帐暖生香,红浪翻被,一男一女正四肢交缠,春光大泄。

    “宁与他人妾,不肯与我妻?”男子额前微微出了些薄汗,越发显得他肤白貌美,面庞精致。

    “彀郎。”女子埋在他怀里低低呜咽,双腿在他的腰间缠的更紧了。

    “浪货。”男子伸手便在女子雪白圆润富有弹性的臀部就是一拍,不料穴肉又是紧紧一夹,让他差点丢盔卸甲缴械投降。

    “呜呜,”女子终于肯抬起头来了,梨花带雨的脸庞却是与涵芸有七分相似,只见她嘟囔着嘴,呜咽道。

    “芸儿,”她咬唇,忍受着巨大的快感,语不成句,“别吵到芸儿。”

    “现在才想到她,方才勾引我的骚浪劲去哪了。”男子唇角微勾,下体报复似的顶进她的花心,引得流水潺潺,生生不息。

    “人家只是太想彀郎了。”美人委屈的不行,身体微微抽去,她的胞宫受不了他如狂狼拍打般的进攻,她既沉醉又害怕。

    “怕了?”他察觉到她的意图,下狠手顶进了那个吸允马眼的小口,毫不犹豫死死揽住了她的柳腰,仍由她的小腿胡乱蹬着,她此刻不好受的很,正如他。

    “呜,好疼好麻......”她眼神涣散,无力挣扎,任由身上人胡作非为。

    “都生过孩子了,”他吻去她不知是愉悦多还是痛苦多的泪珠,“还这么爱哭,上面的流不停,下面也是。”

    他缓缓抽插着,给足了她缓和的时间,也故意在磨她的性子,他最喜欢她欲求不满在他身下承欢那般骚浪劲。

    “夫君呜呜呜,”果然,不消片刻,她浑身难受,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开胃小菜,软软撒娇。

    可下一秒,他却真正做到了什么是面不改色的拔屌无情,一把推开了她,不顾她红润的眼眸,好整以暇,气定神闲的来了句:“想要?自己来。”

    湿润的杏眸盛满了委屈,她轻咬朱唇,鼻尖微红,小手一拧,心一横。

    爬了过去,此刻的她身如蚁咬,小穴空虚的滴滴答答的流着春水,划过大腿内侧,春色无边,无声诱惑,只可惜某人恍若无视,悠然自闲的模样仿若谪仙,看得她心痒难耐。

    小手柔若无骨般攀附上面具狰狞的巨蟒,马眼清露流出,她俯身轻轻一舔,没有异味,还有她喜欢的茶槐香,“夫君。”她呢喃,目光迷离,眷恋不舍,她好想夫君狠狠的插自己,她好想他,小穴也好想他,狠狠的,满足她......就像他从未离开她的身边一般,与她缠绵悱恻,生死不离。

    想起以往恩爱种种,不禁粉泪盈盈,曹徽看上了她,强取豪夺纳她为妾,也不介意芸儿的身世,可是生生分离她和夫君这个无情的刽子手也是他,荀彀怨她,她也只能尽力讨好他......

    “瞧,馋哭了。”他伸手拂去她娇媚脸蛋上的泪珠,邪4的调侃道。

    “呜呜,夫君,”她浑身难受的很,但怎敌此刻内心的五味陈杂,她软娇娇搂住荀彀强而有力的腰腹,倚靠在他的胸膛上,泪痕沾湿了那一袭如雪而散乱不已的亵衣,“不要离开我。”

    不要离开她,无力的挽留,仿若痴人说梦,但若是梦,她也不愿意醒,但求他不离开她便好,卑微如斯,也不过世间的一粒沙,一叶蜉蝣,一个可怜虫罢了。

    “乖。”难得收起了眸色中的乖张,一手揽过小娇妻,一手不怀好意的探入桃源,揉捏着她最为敏感的小肉核,她的敏感点他再熟悉不过了。

    “......”原本是想罚她,此刻好似是罚过了,看着她哭的泣不成声,他亦不好受。

    “卿卿。”他唤她,温柔若春风过境,拂上她的心田。

    一吻落下,抵死缠绵  ,把心中的爱慕、眷恋、不舍、以及无奈与恨意悉数化为一个吻,来势汹涌,却落地成风,她也是他捧在手心里,放在心坎上的人物,如何舍得,又怎会舍得,虐她呢?

    情潮涌动,翻来覆去,勾起天雷地火,一触即发,荀彀抱起娇弱无力的可人,对准自己的欲龙,便是十分不留余地,直捣黄龙,很快二人的结合体便水花四溅,白沫飞扬,情与欲的结合,灵与体的放纵,于他是最好的春药,食髓知味,也是最好的解药,此生不悔。

    “卿卿,我带你走。”他凑在她耳畔呢喃细语,轻轻咬住了她娇嫩的耳垂,但深陷情欲的她此刻欲仙欲死,却早已听不见了。

    内室,涵芸睡的很是香甜,根本不知自己的娘亲在做什么,只是午后醒来时,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娘亲了。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