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女神的本质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那么——现在该怎么做呢?”

    当时间被停止,世界变得一P苍白之时,这个时代自身对于武也的驱逐效果也同样被抑制了。

    想要打破如今这近乎绝望的局面,除了能够进行时空跳跃的月之仪之外,武也想不到第二种办法。

    可是月之仪在月面,去往那里的办法只有通过逆转月之倒影的境界或者是从天河之上想办法,时间上第一种办法是不可能了,天河的一端被阻隔,也无法达成武也的愿望,这样的话

    不,还有办法。

    行走在灰Se的世界之,武也对于时间能力的掌握又上了一层楼,一路跨越被尸骸和焦土的覆盖的大地,武也终于找到了,留下唯一可以通往月面的道路。

    那就是绵月丰姬通过自己的能力将月兔部队传送到地面之时留下的“通道”。

    穿过通道,穿过月之都,穿过那徒有其表的月之监牢,那建立在白玉之石的宫殿仍然巍峨屹立,时间再一次恢复了流动,这一次,武也没有再被时代驱逐的感觉。

    “这里是隔绝在时间和空间之外的特殊地带,所以请不用太过担心,亚当。”

    悦耳的声线透着J分重逢的喜悦,但nv神的笑容却带上了J分自己无法看透的意味,她并不是在为了自己的到来而高兴。

    不过事到如今,武也早已经不在意这些了,亚当也好,龙神也好,连他自己现在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谁了。

    “因为解释起来很麻烦所以我只会说一次,嫦娥小姐,请启动月之仪。”

    武也的语气还算客气,但那只不过是十年的人类社会生活留存下来的习惯而已,他的内在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浑身散发的如同尖刺一般锐利的气息就是最好的证明。

    “好可怕的表情呢,亚当。”

    嫦娥双背在身后,迈起脚步绕着武也转了一圈,好好地用双眼打量了一番此时的他,时不时发出赞同“嗯嗯”声。

    最后,她停在了武也的面前,胡闹和搞怪的表情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神秘而高贵的庄严肃穆。

    “抱歉,亚当,对于你的请求——我并不能够做到。”

    “这是在开玩笑吗?”

    赤Se的长枪不自觉地散发出危险的红光,武也的表情突然变得可怕起来,这点就连他自己或许都察觉不到。

    “总之,先冷静下来听我说——”

    阻止了武也无法控制的暴躁,嫦娥不紧不慢地说道:“并不是我不愿意帮助你,而是现在的月面,根本不存在‘月之仪’。”

    “”武也的气势一滞,嫦娥的说辞令他十分意外。

    “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但是我们还是先来说点别的事情吧,比如说,关于‘月之仪’到底是什么之类的?”

    嫦娥双虚托,空无一物的地面上出现了白玉之石构建的桌椅,她款款落座,并用眼神示意武也坐在她的对面。

    而当武也坐下之后,周围的场景却是一阵突变,眼前广寒宫如同沙漠海市蜃楼陡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存在于灰白世界的巨大樱花树——

    西行妖。

    没有由来的,武也的眼神变得如刀刃般锋利,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他能够分辨地出来,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象,而是实际存在着的。

    不管是头顶的巨大西行妖,还是西行妖下平静的躺着两位友人,都是真实存在着的。

    也就说,这里已经不是月面了。

    “擅自决定了谈话的地点我很抱歉,不过你也就看在我被困在那个牢笼那里那么多年的份上原谅我吧?”

    自顾自地说着,嫦娥为武也沏上了一杯茶,那白玉的杯子仿佛一开始就存在于桌上一般,没有任何突兀的感觉。

    “如你所见,这里已经不是月面了,而是地面。”

    嫦娥一边说着,一边为自己也沏上了一杯茶,抿上一口后说道:“原本的话,神绮的诅咒J乎是无解的,所以我哪怕是死也无法离开月面的广寒宫,但是,却有一种例外的情况。”

    慢慢将目光转向面前的武也,嫦娥淡淡地道:“那就是你,亚当。”

    “”武也保持沉默,静候嫦娥的下。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获得了C纵境界之力的你’。”

    嫦娥微微弯起眼角,宝石一样的双眸透着不可捉摸的神秘:“八云紫那个间隙妖怪所C纵间隙只是单纯在空间概念上的,但是你不同,亚当,你的间隙连同的不止是空间上的距离,还有过去和未来的‘时间’。”

    “时间”武也微微一怔。

    “你以为你得到C纵时间的能力只是偶然吗?”

    嫦娥挽起长发,捧着怀表的人偶静静地停留在她的心。

    “怠惰的大罪之器——曾经一度为我拥有的大罪之器,不过它现在已经是你的了。”话音落下,人偶便从嫦娥的飘起,慢慢地转移到了武也的身后,连同静止的怀表一起停留在那里。

    武也仰起头看着那熟悉的人偶,蓝白nv仆的身影不自觉地就在眼前浮现。

    “咲夜小姐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关于这个,还是留到以后有会再告诉你吧。”

    嫦娥双托腮,一副慵懒的模样靠在桌子上:“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月之仪’从来就不是我或者是月之都的哪个神明制作出来的东西,能够同时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达成时空跳跃这样乱来的奇迹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亚当。”

    “我?”武也一愣,但却并未表现出太过的惊讶,或许是短时间内经历了太多,导致他的接受能力大幅度提升了。

    “没错,就是你,你从八云紫那里得到C纵间隙和境界的力量,紧接着又得到了能够C控时间的怠惰的大罪之器,同时拥有这两种力量的你才是创造出月之仪的必要条件。”

    眉眼微沉,嫦娥意味深长地说道:“说到底,原本那就是该由你来制造的东西。”

    “我知道了,该怎么做?”武也站起身,看来是一分钟都不想多耽误。

    “不再考虑一下了吗?也罢,既然你都这么决定了,那么我会全力协助你的。”

    嫦娥挥挥,白玉石桌和其上的茶杯都化作了尘土散去,世界的时间在这一刻重新恢复了流动,时代对于武也的排斥再度出现,但这一切都嫦娥如同神迹一般的C作之下变得无关紧要。

    只见无数的流光自嫦娥的脚下蔓延开来,迅速地布满整个大地,旋即一阵天旋地转的光影晃动,太Y被遮掩,虚假的月亮被升起。

    一抹静谧的光芒自夜空散落,武也身上的两种力量被引动,万宝槌缓缓地在他的现形,嫦娥捏着古老的法印,一面对着武也说道:“个大罪之器,你已经得到六个了,至于它们的强大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识了吧?”

    武也默然无语,身上六Se的光芒闪动,他的目光最终留在了腕上破裂的镜之上。

    “那是傲慢的大罪之器,”看出了武也的疑问,嫦娥解释道:“她的能力和使用方法没有人知道,就连我也不清楚,甚至于为什么会在那个YY师里,也没有人知道,不过,这些都毫无意义,说到底也不过是世内之人,就当做是无谓的巧合好了。”

    嫦娥最后的自言自语武也没能够理解,他只是不自觉地回想起那个总是选择天真地相信一切美好的少nv,低落的情绪让他周围的气压又降低了些许。

    对此,嫦娥选择视而不见,她只是一边着准备起自己的术式,一边问着连她自己都知晓答案的问题。

    “那么,你已经决定好了吗?要回到你的时代去。”

    “不。”

    武也摇了摇头,坚定地道:“嫦娥小姐,请再次把我送回到最初和幽子见面的那个时候。”

    是的,从一开始武也就没有想过要放弃,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才是一切噩梦的根源,那么只要再来一次,他一定可以拯救所有人。

    他必须要证明,他是对的。

    他,没有错。

    那不是谎言。

    只要——只要再给他一次会,他一定可以拯救所有人,他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八云紫错了,他绝对不是为了带给幽子绝望的命运才来到这个时代的。

    没错,他是为了夺回幸福的未来,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幸福才来到这个时代的,他——绝对不会成为八云紫口的龙神。

    所以他要改变这一切!

    “”

    嫦娥沉默的目光像是在叹息一般,她仿佛早就猜到了似的,没有惊讶也没有言语,只是默默地继续C纵着的法印。

    武也的身T逐渐变得透明,似乎马上就要消失一般,可与此同时,嫦娥C纵的星空法阵也将灵力的量聚集到了极点。

    “唔——还差一点呢,亚当,把你的枪借给我。”

    武也没有多想,伸将冈格尼尔J给了嫦娥。

    嫦娥松开的法印拿走了武也的枪,下一秒,无数的灵力自头顶的星空法阵流入了他另一只握着的万宝槌。

    一阵光芒涌动,如同间隙一般的空间裂缝在眼前蔓延开来形成了门的形状,“门”上被一道又一道灵力锁链封闭,看似坚固无比,只有武也的万宝槌能够与之共鸣。

    “对着‘门’使用万宝槌,这样就可以打开时空的通道。”

    做完了一切的嫦娥只是远远地站在一旁注视着武也高举起万宝槌,当极光布满夜空,时空的大门终于被打开,而就在此时——

    “这样一来所有的准备就完成了。”

    嫦娥如是说道,接着她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此刻的她望向武也的眼神不再是曾经的期待和祝福,而是一种微妙的疏离。

    “妾身什么错都没有,这全部都是擅自相信别人的你不对哦。”

    伴随着傲慢而轻蔑的话语,嫦娥把玩着的冈格尼尔看着缓缓打开的间隙大门,目光转向面前的武也,眼角微微弯起,那绝美的神情此刻犹如散发着猛毒的地狱花。

    “永别了,武也君。”

    随着意义不明的话音落下,武也身前的间隙大门突然猛地张开,如同一张血盆大口,一道金Se的身影从飞扑而出,那如同被蕴藏之后更显得深泽的红酒,那双眼沉淀着仇恨的味道。

    “龙神,你就死在这里吧!!”

    “紫?!!”

    武也瞪大了双眼,余光瞥见了一旁处在昏迷的八云紫,既然间隙妖怪老老实实地躺在这里,那么面前这家伙又是谁?!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