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68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声道:“没想到,还有男孩子喜欢你。”

    赵淮毅回头看他:“吓到了”

    只见少年坐在一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只能看到黑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当然,没有。”

    “哥,”林穆抬头,“你会,觉得,恶心吗”这句话说出口,林穆只觉得整个人几近虚脱,手心里的汗已经浸湿了衣角,可心底仅存的一股子奢望还在支撑着他直视赵淮毅的眸子。

    他想看清楚他的反应,他的每一个表情。

    赵淮毅也在看着林穆,他喉结动了动,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觉得呢”

    林穆摇头:“我就觉得有些奇怪,男孩子,不应该就是喜欢女孩子嘛”

    赵淮毅勾了勾嘴角:“我也这么觉得。”

    林穆也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我先去睡了。”

    “喜欢就是喜欢,性别是与生俱来,感情则不一样,在没遇见对的人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什么样的人,同性,或者异性。”赵淮毅说道。

    这句话萦绕在林穆耳边,连梦里都似乎可以听到,喜欢就是喜欢。

    在被赵淮毅叫醒时,林穆用了比平时多了一倍的时间才清醒过来。

    虽说清醒,但他看着任务完成的通知还是一头雾水。

    看着无意识摸着自己的唇的林穆,赵淮毅咳了一声提醒:“还有十五分钟。”

    林穆顾不上纠结,兴许他在梦里亲了也不一定。又或许是更新后的系统出了bug,反正任务完成没有惩罚,这件事随之被他抛之脑后。

    只是之后每天中午睡醒他都感觉嘴角像是流了一大滩口水,用手摸又摸不到什么,只是湿湿的。他想着以后睡觉一定要背向赵淮毅,不能让他看见自己流口水。

    又一个周末,赵淮毅又拉着林穆出去玩。林穆想以去武馆拒绝,没想到又收到了武馆因故闭馆的通知。

    连刘力也在群里兴致勃勃的表示好久没出去疯身子要生锈了,林穆默默吐槽不知道感叹去一趟武馆身子散一次架的是谁。

    球球已经能自己爬的很带劲了,稍不留神就能刷刷从他专属的“小仙女魔毯”中间爬往任意一角,然后就是肆意在大大的客厅遨游。

    这会儿林穆不过是分神系了个鞋带子,那边扯着一大堆家当的小肉球已经刷刷来找他了。

    “停停停”林穆指着他喊,这会儿已经深秋,地上太凉,前两天小家伙还拉肚子呢,可不能再着凉。想着林穆一脚穿鞋蹦着过来将胖球提溜了起来,放回垫子上。

    球球咿咿呀呀笑着拍手,最近他额外喜欢这个新学的动作。

    “啊啊啊,好不好玩”林穆笑着蹲下抓着他的两个肉手拍一拍,球球笑的更开心了。激动地口水流了一脖子。

    林穆扯着他的围嘴给他擦了擦:“乖一点哥哥回来再跟你玩,现在哥哥要去穿鞋了。”

    听到“哥哥”两个字,球球往楼上扬了扬手,“咿咿呀呀”说着什么。

    林穆知道这是等赵淮毅呢,等不到不挪窝那种。

    林穆起身想去继续穿鞋,似乎是知道林穆要出门,球球“啊”一声,举了举不离身的一大堆家当,好像是在说,我有这么多好东西,不要丢下我快来陪我玩。

    林穆捏捏他的小肉脸,帮他把串在一起的小火车小汽车小娃娃等从一根绳上拆下来:“和丽丽姐姐玩一会,让她教你把它们再串起来好不好”

    球球皱眉看着自己散了一地的家当,扯扯长长的绳子,自己捉摸着想把家当串起来继续拉着去旅行。

    林穆看着他笑了一会儿,扬声喊了一声保姆丽丽。

    丽丽拿了一瓶奶出来,冲林穆悄声比了比:“快走吧,淮毅出去了。”

    林穆点点头,看着球球注意力被奶瓶转移,快速穿好鞋出了门。

    刚出门就一股凉风吹过,林穆裹了裹外套,轻声喊:“哥”

    一旁传来应答。

    转头看过去,赵淮毅正从梯子上下来。

    林穆没忍住,缩着脑袋呵呵笑。

    赵淮毅从梯子上跳下来,给了林穆一个脑瓜崩。

    球球刚能认人就尤其粘着他这个亲哥,看见就一定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不让走那种。而赵淮毅又是名副其实的弟控,对球球疼爱有加,还自豪于球球对自己的依赖。

    然而出门时就尝到苦头了。

    看着靠在阳台上的梯子,林穆又笑的停不下来了。

    第44章杯子

    其实林穆并不习惯一群人聚餐,主要是太闹得慌。他更乐意自已找个小餐馆随便吃一顿,这也和他之前的生活习惯有关系。

    这边一群人终于热热闹闹的吃完了饭,又依照往常节目单前往下一场子ktv。

    林穆又想按照往常习惯开溜。他,五音不全。

    在001给他安排的一系列学习中,音乐课是他唯一一个拿不了“二级证”的一门课。

    这种需要天赋的东西,他是真的改变不了什么了。

    所以每次唱歌他不是偷偷溜走就是努力窝角落里躲避他人视线。

    至今为止他还伪装的很好。

    令他很安慰的是,至今为止赵淮毅也从没开过嗓,他怀疑他也和他一样,怕丢人。

    不过这次他没能跑成功,赵淮毅眼睛仿佛长在了他身上,看见他又要跑,将他一路拎到了ktv。

    “哥,我困了。”林穆一脸疲惫,赵淮毅无动于衷,无奈道,“那我待一会儿就走。”

    刘力很兴奋,应该说出来玩刘力就没有不兴奋的时候,更何况今天的人来的还出奇的全。

    除了赵淮毅的几个朋友,冯泽他们几个也跟着韩毅过来了,有的还带着女朋友,一路虐狗。

    刘人来疯力抢着点了今天的第一首歌:“忐忑,送给冯泽”

    “去你妈的”冯泽笑骂。

    笑闹中,刘力开始了今天的第一首金曲演唱。

    “啊啊啊啊哦”

    众人爆发出哄笑。

    林穆觉得腮帮子都疼了,这也是他不愿意出来的原因,每次都笑的腹肌疼。

    还没笑完一首歌,房间忽然陷入黑暗,音乐戛然而止,刘力的狼嚎也忽然停了。

    原本闹哄哄的房间忽然安静的出奇,只能隐约听到隔壁传来的音乐声。

    林穆头皮有些发麻,他在黑暗中摸向左侧,赵淮毅坐在他旁边。

    可是,没有人

    “什么情况”林穆声音有些颤。

    一簇萤火若隐若现,渐渐靠近,伴随着的还有其余人的和声:“祝你生日快乐”

    林穆:“”

    今天是他的生日

    活了这么些年,他几乎没有过过生日。他爸大大咧咧,老家也没有给小孩子过生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