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9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有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艺人,这经纪人基本就等着饿死了,而且余行这几年积攒的人脉挺充足,公司也肯定不会允许他统统砸在一个捧不起来的十八线上。

    但余行偏偏很想这样做。

    另一方面是感情其实现在也没什么可纠结的,无非是赶紧忘了前任,和现任好好在一起,将以前投入的感情换一个人投入,以前给邢一兰做饭,现在给苏承做饭。邢一兰和苏承的口味出其相似,他甚至不需要转换菜式。

    大概是没事找事。

    平复了一阵,余行稍稍归拢了一下厨具,还是点了外卖。

    .

    抱着一切向新的好的发展的期盼,这世上更多的还是事与愿违。第二天,余行就接到了一条短信:“有时间么,老地方。邢一兰。”

    这是个陌生的号码,他拿去问了法务,确实是邢一兰的新联络电话。才回复:“什么事”

    短信犹如石沉大海,直到洛译试镜那天,余行才再次收到回讯:“今晚,六点见,别迟到。”

    放下手机,就轮到洛译,余行被允许进去看一段。导演亲自来请的他,进考场的时候,还能听见有人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有关系了不起了”

    余行对此司空见惯。他问过别人这话,被问过一样的问题,在他身后对他指指点点的也不少。现在碰见此类问题,就像什么也没听见似的。倒是导演紧张地看了看他的脸色。好几个人都去去按着刚刚说话的小青年,让他小点声音,但大声小声没什么区别,哪怕堵上他的嘴,人家也会在心里犯嘀咕。

    这哥本子是余行在投资方那拿来的,他没和洛译说过,试镜早就稳了,进组以后也不会有人为难,弄出前辈摆谱之类的幺蛾子。

    导演赔笑道:“余哥,我在里面都不知道您来了,要不刚刚就得请您帮我们瞧瞧的。”

    “您这太客气了,”余行道,“片场您最大。咱有空出去喝一杯。”

    修竹的试镜选的是登场戏,山谷里从天而降救人。来试的也就仨,一个外形太高大,估计就是来看看,一个平面模特,年纪有点大。只要洛译发挥正常,就算全凭实力,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余行本来还带着纸笔,可坐在那安静下来,不用应酬精神一松,立即全无记录的心情,草草做了点笔记,一看差不多五点了,就找个借口先跑去赴约。

    说实话,他不是很愿意去,但邢一兰的邀约来得奇怪,鉴于之前就讨论过她的安全,他不去又不安心。

    到咖啡厅的时候,余行又迟到了。咖啡店今天生意萧条,一共也没几桌客人,其中并没有邢一兰。余行问老板见过她没,老板想了想,摇了摇头。

    余行松了口气,在花墙那找了个空位,按老规矩点了餐。店里的服务生放假去了,只有老板一个人,煎好牛排送来的时候,没忍住劝了句:“小余,分开了也好呀,你不要太勉强自己啦。”

    显然是以为他旧情难忘,余行没法解释,总不好说是担心邢一兰安全问题,只好说:“谢谢。”

    毕竟邢一兰现在有家有孕,迟到也是没准的。余行耐心等着,可直到牛排快冷到不能吃,邢一兰也没来。他先吃了自己那块,刚刚吃完主菜,挑起来铁板上装饰的意面,法务打进来一电话。

    好不容易卷在叉子上,余行一口吃了,含含混混接电话:“喂法务”

    法务来通知他早些回家,邢一兰临时飞了美国。

    另一块牛排凉透了,余行就打包了披萨。店主一言不发地装好,算账抹了零头,还赠了一罐汽水。

    拎着披萨从后门出来,外头又开始飘了小雨。这地方光线差,隔着夜幕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是苏承站在对面的车库门前。

    余行快步过去:“你怎么在这儿”

    苏承笑道:“如果我回答心有灵犀,哥你信我么”

    作者有话要说:

    我断更我有罪

    第22章想养只猫

    “”余行勉强道,“信吧。”

    苏承问:“洛译的试镜顺利么”

    余行道:“没问题,肯定上。”

    苏承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尬聊下去了,憋了憋才道:“那就好”

    天黑的越来越晚,路灯才亮起来,暖黄的灯光在街上三三五五地蔓延开来。也许是见了他苏承吃瘪,余行顿时心情开朗不少:“行了,不扯淡,你在这儿等多久了”

    “好吧。”苏承耸了耸肩,“我偷偷看了你的短信,你和邢小姐有约。在这里蹲了一个星期你不要生气。”

    余行顿时哭笑不得:“你玩儿谍战呢下不为例。”

    苏承一脸惊喜:“你不生气”

    “不然呢”余行拉着他往回走,“赶你滚蛋算了,知道错了就行。看别人手机不好。”

    苏承反手拉住他的手,五根手指强行强行插了进去,凹出来一个十指相扣的造型:“你不是别人好吧,你不要生气,我认错,看你的手机也不对。行哥,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了。”

    余行这才想起来他还有“前科”,那是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在公寓里,他还寻思着打一架也未必输。也没过几天的事儿,现在怎么想怎么好笑,一个没忍住笑了,苏承如蒙大赦:“你没有生气就好”

    “这回没删短信”余行忽然想起来,“坦白从宽。”

    苏承狠狠摇了摇头,乖巧地接过来余行手里的打包盒:“我不敢,你肯定要生气的。”

    余行顺势递给他:“嗯腿好了”

    “”苏承大概是才想起来下雨,瞬间一脸悔恨:“哥,我还能坦白从宽么”

    “组织给你个机会。”

    余行本来就不是多有脾气的人,对着苏承更是毫无底线,估计是这小子长得好看人也讨喜,看着就让人没脾气,都说好看的皮囊不少,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苏承可能恰巧都给摊上了。

    用不着听他解释,余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大体上肯定没骗他,就是没伤那么重,其实没什么事,在家装病讨巧,找机会黏黏人,不是什么大事。

    往回走了一阵,苏承讲了几个网上看见的段子成功转移话题,说得开心了,还给余行看了几条娱乐八卦,什么某艺人被怀疑是同性恋啊,谁和谁公布恋情了啊。

    余行瞥了一眼,都是熟人:“这人老婆孩子都偷摸养着,早不在外头乱搞了公布恋情假的,老王单身,我们开玩笑喊他隔壁老王,晚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