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4章 史湘云醉卧芍药茵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17shuwu.com


    谢全林已经有种自己的盘算落空的感觉了,顾瑾之看过来的下一刻他差点没忍住要脱鞋扔死这个小子

    最后他还是靠着多年的养气功夫忍住了,露出了一个很有些勉强的笑容。

    “今天我要捐赠一个浮世的虞师傅亲手雕刻的沉香木雕,想必大家应该都听说过,”顾瑾之卖了个关子,不出意外的听到了下面大批的吸气声,他笑了笑接着说:“史湘云醉卧芍药茵”

    底下一片哗然

    “这虞师傅可是几年前横空出世的木雕师傅,那可是这个”说话人举了个大拇指,“这幅木雕我还亲眼见过,那真叫一个栩栩如生啊,连芍药的脉络都分毫毕现,不过当时有人已经把价叫到百万以上了人家都没同意,没想到今天这个顾瑾之居然有能耐把这木雕请过来”

    另一个人问:“那个虞师傅有这么厉害吗”

    “当然有了,那可是雕刻界的泰斗人物,不过近些年他年纪大了基本都在带徒弟,作品很少面世了。”

    看他这么可惜另一个人怼他:“人家那作品这么厉害你也买不起啊”

    类似的话在大厅的每个角落响起,谢全林坐不住了,他也垂涎这个作品已久了,曾经多次登门求木雕都没有成功,这个小子怎么可能拿着过来呢

    他阴沉着脸色示意主持人接着问。

    那主持人也是个妙人,居然能把谢全林的意思领略的七七八八。

    他立马就问顾瑾之:“听说这副作品虞老爷子是不打算出手的,怎么顾先生就能把作品请过来呢”

    顾瑾之见招拆招:“别人不能那也不能代表着我就不能吧。”

    这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倒是使得好,要不是两人站在敌对关系上主持人都会忍不住给他喝一声彩。

    “那顾先生还不给大家开开眼界没见底下大家都都等急了嘛”主持人说。

    下面果然有人叫着快些抬上来。

    顾瑾之当然也就顺着众人的口说:“我的人就在外面,还请谢总让保安把人带进来。”

    他这话一说底下不明白的人也明白了,明明参加拍卖的拍品早就被谢氏收在后台了,怎么就你的不在再加上他一开始上台时候的表现谁还不知道他是被谢氏摆了一道只不过人家魔高一丈早就准备好了东西而已。

    下面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哎,我没听说谢氏和浮世公司还有什么龌龊啊”

    那一个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去年谢氏不是打算进军游戏界嘛,当初还闹得轰轰烈烈的。”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那现在怎么没信儿了呢”

    “你听我说啊这不是谢氏打算收购一些游戏嘛,这就看上这顾瑾之开发的那个了,给的钱还特别少。人家辛辛苦苦做的游戏眼看着就挣大钱了怎么可能卖给你”

    “对啊对啊”这个人同仇敌忾。

    “这不谢氏就恼羞成怒了吗,估计今天是为了摆顾瑾之一道。结果人家没上当”

    没一会儿顾瑾之安排的人就抬着一个半人长的东西就上来了,上面还盖着绒布。

    那几人麻利的把木雕放在了舞台中央的架子上。

    顾晗冲着几个浮世店里的伙计笑了笑,退到了一边。

    顾瑾之拿着话筒说:“这就是史湘云醉卧芍药茵。”

    谢全林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大家都在盯着他这么突兀的动作,主持人还是很合格的为他找补了一下:“哈哈哈,看来咱们谢总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一下这木雕的真容了”

    顾瑾之在谢全林要掀开绒布的时候拦住了他,大声说:“既然这木雕大家都这么好奇,那不如请几位前辈上前近距离的观赏一下如何”又问谢全林,“谢总觉得怎么样呢”

    主持人适时的把话筒递到他嘴边,谢全林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觉得好极了”

    主持人也不是没看出来他面色的难看,但是这要不进行下去场面更没法收场了

    他说:“那现在就要看谁的动作快了啊请各位有意的上前来观摩。”

    很快台上算上谢全林就站满了人。

    主持人看也差不多了,就让顾瑾之上前:“那就请顾总来揭一下这黑绒布如何”

    顾瑾之欣然答应:“自然可以。”

    就在他掀起布的那一刹那几乎所有能看清楚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就连曾经看过的人也不例外。无他,实在是这木雕太传神了把史湘云的醉态刻画的淋漓尽致,那芍药仿佛下一刻你就能闻到香味一样

    顾瑾之说出请以后大家一窝蜂的涌上前去,不过都还挺懂规矩的,没有用手摸,只是站着过一过眼瘾。

    片刻之后主持人把那一众人都请回了自己的座位,他和顾瑾之耳语几句以后说:“那我们就先请宝贝的持有人顾先生先回座位等候,咱们这就开始今天的第一件拍品了怎么样”

    当然没有人反对了。

    顾瑾之拉着顾晗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不停的和看向他的人打招呼。

    顾晗知道这不是问他的好时机,只是扬起了标准化的假笑应付周围众人。

    因为这一段插曲本来排第一的拍品自然要给这木雕让地方了。第一个拍品往往有着热场的作用,但是这一件拍品实在是比后面的优秀太多,热场的效果确实有了,但是这一件直接就把后面比较平庸的拍品给比了下去。也可以直接说后面的拍品基本没什么看头了。也怪不得谢全林一副暗沉的样子。

    主持人说出了起拍价:“这件由虞大师亲手雕刻的沉香木史湘云醉卧芍药茵底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万元,竞拍,现在开始”

    底下举牌的人此起彼伏,直到到了一百五十万之后叫价的声音缓了下来。

    “一百八十万”谢全林叫价。

    底下窃窃私语:“看来谢总很喜欢这个木雕了,一下子就比刚才多了二十万”

    “二百万”另一个老总叫价。

    两人就这么你十万我二十万的加了起来。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17书屋
Back to Top
TOP